新西兰亚裔同性恋者困境:可在国会出柜 不敢向父亲坦


在新西兰


  网1月31日报道,援引NZ Herald消息 “我以年轻亚裔男同性恋者的身份,阐述我的观点。”在国会专责委员会上,David Do希望,同性婚姻合法化,能给那些身处传统家庭的人们带来支持。  David Do是中国和越南混

  网1月31日报道,援引NZ Herald消息 “我以年轻亚裔男同性恋者的身份,阐述我的观点。”在国会专责委员会上,David Do希望,同性婚姻合法化,能给那些身处传统家庭的人们带来支持。

  David Do是中国和越南混血儿,从小在新西兰出生和长大。求学期间,他还是奥克兰和新西兰大学学生会的主席。同时,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同性恋者。

  在国会专责委员会上,David指出对同性婚姻看法的一个误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不少人都觉得只有欧裔白人会支持同性婚姻,而亚裔和太平洋岛民社群会持反对态度。事实上,不少移民同样支持同性婚姻,但受传统家庭和观念的桎梏,他们往往不能公开表达这一倾向。

  David承认,自己也面临类似的问题。直到向专责委员会发言之前,他都没有完全向家人承认过自己的性取向。“我从没告诉爸爸说我是同性恋,我很爱他,不想伤了他的心。”

  除了在家里,即使到了社会上,David也发现,要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他指出,在亚裔和太平洋岛民社区里,同性恋者的处境更为艰难。如果忠于爱情坦承自己的性取向,同性恋者可能会遭到亲友或是教区的排挤、驱逐,甚至会被逐出家门。

  “至少有一件事,可以将各个亚裔社区团结起来,那就是对不受歧视生活的渴求。”David说,“确保每一个人都能在不论背景的情况下,有获得成功和自由生活的平等机会。”

  在工党国会议员Louisa Wall提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修正案后,不少亚裔和岛民教会组织提出强烈反对。去年8月,在修正案进行国会一读之前,曾有韩国人教会从奥克兰赶到惠灵顿举行抗议。

  由于公众对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的关注日渐升温,在昨日的专责委员会会议上,旁听席座无虚席,不少人只能站着旁听。

新西兰新闻

又有人炒 要强制投资移民做慈善捐赠

新西兰本文是编译一篇NZHerald发表的文章,是商人Andrew Barnes对于强制投资移民进行慈善捐款的观点,以供参考,不代表任何立场:早在2017年5月,移民局对投资者签证申请程序进行了一次有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