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都怪太清晰?《霍比特人》HFR版本告诉了我们什


在新西兰


新科技初次面世时总是会导致一些人的反感,在成为不可或缺之前,人们或许会发现这些东西有一些使人头痛的地方。 我观看了电影《霍比特人》,两次。第一次我看的是“标准”版本,一天之后我回去电影院看了霍比

    新科技初次面世时总是会导致一些人的反感,在成为不可或缺之前,人们或许会发现这些东西有一些使人头痛的地方。

    我观看了电影《霍比特人》,两次。第一次我看的是“标准”版本,一天之后我回去电影院看了霍比特人的3D版本,每秒48帧的高帧频(high frame rate),也就是HFR。这种高科技影院技术能够带来更清晰的画面,实在是太清楚了,一开始真让人有点不适应。

    因为每秒48帧的刷新恰恰高于人眼(和大脑)发现图像变化的极限,荧幕上的图像看上去过于纯粹,同时又很“流畅平滑”,好像是丝毫不间断的现实画面一样。

    我很惊讶,48帧影片的观赏体验竟如此与众不同(3D效果倒是不那么明显了)。虽然这两种格式都是用相同的摄像机和光照条件拍摄出来的,但是看上去像是经过高亮处理,并且在不同的场景条件下拍摄。HFR画面的亮度有一些刺眼,更明亮、引人注意,刚开始的十分钟让人在感情上有些难以适应。而且让人有一些困惑——因为两种格式唯一的区别就是:一种是用48帧/秒的速度拍摄的,另一部的速度是正常标准24帧/秒。为什么帧频会影响光感和观影情绪呢?

负面评论的缘起

    我并不是第一个注意到该问题的。《霍比特人》的HFR版本——也就是首部用新格式拍摄的商业片——引发了评论界的巨大反响。很少有电影评论家喜欢他们看到这个东西,最大的原因是(欣赏这部影片)太痛苦了,人们痛苦地发表着对HFR的看法:

    “要求画面丰富、有质感的观众要失望了,你看到的是令人尴尬的高技术版本HD画面。”—— 肯尼斯?杜兰(Kenneth Turan),《洛杉矶时报》

    “《霍比特人》绝对不是一部能够表现影片美感的作品。可能倒是展示视频游戏拟真度的一部作品。”——史蒂文?睿(Steven Rea),《费城问询者报》

    所有的负面评论都归咎于此,连音响效果也受到牵连:

    “实话说,和2D版本相比,3D HFR版本的影片有一些对白我实在听不清… … 就好像观看特别、特别、特别糟糕的国营电视台节目一样… … 高帧频应该用在蹩脚的电视节目或者体育节目上。”—— 文森特?拉弗雷(Vincent Laforet),Gizmodo

    我的第一印象也是如此,HFR让我回想起第一次观看视频的经历。这种经历许多人都有过。但问题是否出在我们起先无法接受的视频格式本身呢?

    “高帧频拍摄方式特别适合真实题材的电视节目,我们会接受这种方式是因为我们知道画面上的东西都是真实的。我们总是会把高帧频的画面和表演之外的现实联系起来,而大脑总是要把低帧频和影片画面联系在一起。如果一些人工制造的画面开始变得像真实世界一样,观众从心理上就会产生固有的抵抗情绪。”——詹姆斯?科尔文(James Kerwin),Movieline杂志

    “在电影幻想情节的画面里,观众看到的却尽是道具和化妆。这种效果就好像和演员一起置身场景当中一样,感觉并不像听起来那么好… … 永远不要和创新的趋势对着干,但这一次(创新的结果)并不一定会非常好。”——C.科沃特(C. Covert),明尼阿波利斯星坛报

    问题在哪里呢?我真的很难搞清楚自己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也不明白为什么只是改变帧频这样简单的事情会引发针对影院技术革新的如此激烈的反应?

    我在网上做了一番研究,但是并不满意,因为很少的人真正亲自去体验过48HFR。我问了几个在电影行业的专家朋友,答案也并不令人满意。接着在一次聚会上,我遇到一个在皮克斯(Pixar)工作的朋友,并向他请教:为什么HFR把画面的光感都改变了?他也说不出来。但是他旁边的一个人倒是回答了这个问题。这个人就是约翰?诺尔(John Knoll),他是Photoshop的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奥斯卡最佳视觉特效奖得主。他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我来用自己的话来叙述他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