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维珍CEO数周内离职 公司发展及员工前程引担忧


在澳大利亚 新南威尔士州的反对党称,数千名悉尼司机利用一个漏洞,既可以逃避罚款,又可以避免被扣分。去年12月1日,检测开车玩手机的摄像头已在该州全面推出。这些高清摄像头在2019年测试 澳洲联邦政府最近推出的留工津贴(JobKeeper Payment)计划,目的就是鼓励企业不要裁员。按照计划,由今年3月底到9月份,合资格企业旗下每位合符条件的员工,不管是长工还是兼职或长


bf8365eab3d004f6709fdbd09a86a384.png代表维珍员工的工会对斯克拉的离职以及将这家提供全方位办事的运营商推向低端市场的暗藏方案表示耽忧。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公司(Virgin Australia)的操持者表示,一旦该航空公司出售给美国私募股权集团贝恩本钱(Bain Capital)的买卖完成,该公司首席实行官斯克拉(Paul Scurrah)将在数周内辞职。 澳洲航空(Qantas)旗下捷星(Jetstar)预算子公司的前担当人赫德利卡(Jayne Hrdlicka)将在买卖完成后接任这家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公司的首席实行官一职。买卖估计将于11月初完成。 两位不肯流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向路透社(Reuters)表示,斯克拉曾与贝恩在战略上发生抵触,他希望坚持比这家美国公家股本公司希冀的更高的发行溢价。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贝恩仍方案保管维珍的休息室和商务舱产品,这与有关该公司将成为一家便宜航空公司的说法构成了对照,但不太能够将运营保持在斯克拉所希望的程度。 代表维珍员工的工会对斯克拉的离职以及将这家提供全方位办事的运营商推向低端市场的暗藏方案表示耽忧。 周四,澳大利亚办事工会(The Australian Services Union)呼吁贝恩公司确认,它并非在寻求将维珍航空转变成便宜航空公司,并实行其对维珍员工的许愿。 该公司表示:“贝恩公司向6000名维珍员工保证,他们的义务将是安然的,这是基于贝恩公司在出售进程傍边做出的许愿,即延续提供全方位办事。 “假如贝恩末尾放宽这些许愿,转向低本钱航空公司的形式,就会对维珍员工的义务保证发生非常严重的耽忧。” ASU正在寻求与贝恩公司会面。 本年4月,该航空公司堕入了自愿破产操持,负债近70亿澳元。 后来该公司被贝恩收买,员工事前被告知,它仍将是澳航在全办事方面的竞争对手。 斯克拉于2019年3月代替长工夫任职的老板博盖蒂(John Borghetti),虽然他颁布发表了因疫情而裁员三分之一的方案,但仍遭到员工的高度评价。 他清楚地转达了好音讯和坏音讯。澳大利亚注册飞机工程师协会(Australian certified Aircraft Engineers' Association)联邦秘书普维纳斯(Steve Purvinas)说。 “我们工会全力支持他。”

转载出处链接:http://www.china2au.com/html/aozhoushenghuo/simihuati/20201016/714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