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80后澳华女自述:澳洲留学后发现国内教育真的强,孩子回国上学估计被淘汰(组图)

在澳大利亚澳洲新闻




我是小雯,1981年出生的北京大妞,目前定居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

22岁,我从国内一所211大学毕业,并找到了一份体面稳定的国企工作。然而,在这里我却找不到作为一名理工生该有的归属感。无奈,我选择裸辞去澳大利亚进修读硕士。原本只想学习先进的知识,没想到却机缘巧合之下,因为自媒体创作而找到了人生的新方向。


(和女儿公园漫步)

我出生在北京的一个普通家庭,小时候,父母在化工厂上班,工作很忙,需要三班倒,还要上夜班。我要么是自己在家待着,要么就是在姥姥家度过。无聊的时候,都是通过读书、听故事打发时间的。

父亲年轻时赶上兵团插队,拿到了师范的录取通知书,却没能去上学,这成了他一生的遗憾。十几岁的父亲,初中毕业就被分到了山西一个特别贫困的小村庄,小小年纪每天就要为吃饭发愁,吃不饱饭的感觉深深的烙在了他的记忆里。在山西农村待了近十年的光景,才作为返城知识青年从乡下回到北京做化工厂工人。

改革开放后,父亲胆子大、有魄力,辞职下海,成了第一拨下海经商的人。商海沉浮几十年,虽然一直拼命努力,最终还是因为遇人不淑等原因,起起落落,没能够成就一番事业。

也正因如此,父亲总是告诉我要多读书,多长见识,多去外面看看。这也为我日后出国留学埋下了一粒种子。


(读硕士时和老公在海滩游玩)

母亲也经历了兵团建设,在寒冷的东北漠河,一扎就是十年。在那个年代,读书是奢侈的,虽然是根红苗正,但也没有机会提前返城读书。作为传统的中国女人,在母亲看来,女孩子就应该含蓄内敛,谨言慎行。

然而当我为人父母后,我倒觉得更应该鼓励孩子解放天性、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庆幸的是,中学时由于学习成绩优秀,被保送到了北京市重点中学——人大附中,也就是李永乐老师任教的中学。在这里,我见到了太多优秀的孩子,和他们背后优秀的家长。他们有的是高知、高干,有的在国外工作,假期会送孩子去新加坡参加英文夏令营。但作为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我只有羡慕的份。所以,我也意识到,仅仅成绩好是远远不够的。

人生这场旅行,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深度和广度。很多时候,我都会感到无助和无力,想改变却又不知如何改变。只能暗自努力,逼着自己去追赶。同时我也很庆幸能在中学时期,就看到这么多优秀同学和他们优秀的家庭,这也为我后来出国留学埋下了另一个伏笔。


(我和老公在墨尔本为北京冬奥会加油)

1999年,因为高考志愿填报失利,我被心仪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调档到北京工业大学,学习应用数学专业。那时,因为不了解相关信息而盲目报考,成了我今生最大的遗憾。对我而言,高考不仅是一场比拼成绩的赛场,更是对人生的一次分流。

现在重新回头去看,我认为选择专业的重要性远大于学校本身的名气,因为专业决定了今后的职业走向,但那时我并没有深刻的意识到这一点。很多时候,我曾幻想,如果那时有导师能为我指点一二,也许我的人生会少走很多弯路,结果或许也会变得不一样吧。


(我从墨尔本大学毕业了)

2003年,我从大学毕业之后,在一家国企电力集团上班。工作很稳定,薪资待遇也不错。同事们看我是北京人,又是女孩,对我格外照顾。所以,即便需要经常跑项目组调研和出差,同事们也会习惯性地“落下我”,觉得一个柔弱的女生好像不适合这样的节奏。

作为一名理工生,我太希望自己能够学有所用,提升专业技能,也希望自己为项目部尽自己的力量。但无奈领导交给我的,都是一些组织和文职类的工作,真正涉及技术类的一直没有机会。

我也曾委婉地和领导提过,我不怕苦,不怕累,不需要特殊照顾,也能接受长期异地出差。但是领导并没有理会我的诉求。后来,索性我换了个工作。家里人劝我要三思而行,毕竟单位这么稳定清闲,工资待遇也不错,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已经非常好了。然而,我却不是一个能闲得住的人。

并且,我坚定地认为,稳定的能力远比稳定的工作更重要,相比前路的艰难,更怕还没开始就被否定。


(毕业典礼上导师仍耐心叮嘱)

新工作打开了我求知的欲望和激情。这是一家专门做财务软件的公司,在当时和现在都是很出名的上市企业。

十多年过去了,至今我仍清楚地记得公司的股票代码。在财务软件公司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快速地成长,在专业技能上有了很大的提升。我的专业和兴趣得到极大满足,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得到了认可,成就感爆棚。

不仅如此,公司积极向上,探索求知的企业文化,也促使好多员工去国外学习交流,回来之后面貌焕然一新。我也被那种年轻有为,青春洋溢的活力所感染。

但后来,在工作上也遇到了瓶颈。我作为一个纯理工科的大学生毕业生,不是经济背景或者财务背景出身,很多程序我都理解不了。

当时看到部门有一个大姐姐,马上要去加拿大留学,突然启发了我。为了弥补自己工作上的瓶颈,我那颗要留学,要出去看看世界的心更加蠢蠢欲动了。


(和老公在黄金海岸准备冲浪)

好在我本科成绩不错,还有工作经验,所以申请留学的时候并不是特别难。很快,我就申请到一所世界一流的澳洲大学,当我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真是兴奋极了。

不过,另一个难题摆在了面前,我需要重新花费时间学英语。在考了几次雅思后,我听从了导师的建议,提前三个月去澳洲学习语言,感受当地纯正的语言环境,准备奋力一搏。

2007年,我独自踏上了未知的旅途。下了飞机后,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生地不熟,虽然来澳洲之前我的英文水平也还可以,但书本上的内容和现实的沟通还是有很大差距。那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英文是那么的蹩脚。


(塔斯马尼亚摇篮山—— 一家人的欢乐时光)

通过中介预定好的房子,到那看的时候才发现,严重的图文不符。我住的地方阴暗潮湿,通向屋子的长廊,能闻到重重的霉味。后来,我才知道好的房子是留给当地白领的,要不就是有稳定收入的家庭,最后剩下没人要的才是给留学生的。

本来是包含网络的住宿,到的时候才发现,竟然也没有网络,和国内通话都成了难题。我只好让房东带我去附近找卖网络电话卡的地方,但她只把我推给了要退房的一个泰国小女孩,让她带我去找。这就是我下飞机后的第一天。

晚餐的时候,西方人喜欢用酱,准备的是一些番茄黄豆和几根香肠,都是最便宜的那种,鸡蛋是需要自己煎的,水果之类的也都需要自己买,住宿家庭的伙食费里是不包括的,而且都要按个另外收费。

我想想当时的汇率,咽了咽唾沫,也就不想吃了。那时候特别想念北京的家,旁边就是大市场,物美价廉又新鲜,好吃不贵又营养。真不知道自己图啥。离开了家的庇护,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无忧无虑,都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


(我们家的两个小宝贝)

还有件事情也让我记忆犹新,澳大利亚是个比较缺水的国家,在寄宿家庭洗澡被规定了不能超过5分钟,这个习惯也和我们北方人爱泡澡的生活习惯完全不同。晚上洗澡像世纪大战一样,很紧张。

最让我感觉不适应的是,屋内所有的房间都是没有门锁的,老太太家的猫晚上还要出门遛弯儿,所以家里的后门永远给猫留着,真成夜不闭户了。然而,我确实有些担心,所以只能用凳子桌子挡住自己的房门,心里才稍微安稳一些。

好在后来有老公的陪伴,让我的异国生活踏实了很多,也增添了许多色彩。

我们是初中同学,也是同桌,说来也巧,老师排座位正好把我们排在了一起。那时候我们班50多个人,大家都和挨着比较近的同学熟,我们兴趣爱好也比较相似,而且都是普通家庭的孩子,所以话题也就多些。

虽然一直保持联系,但直到上大学以后,我们才水到渠成的在一起。后来,我出国留学,他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后,也陪我过来了。那段穷哈哈的二人时光,是我留学生涯里最幸福的日子。


(和老公在澳大利亚中部风之谷)

我还记得那时候生活比较拮据,为了不再伸手向父母要钱,老公总是想方设法的省钱。当时北京的公交一卡通4毛钱,持有学生证的2毛钱,而我们住的地方,单程公交需要3澳元。当时的汇率是6.6,也就是说,单次行程至少需要19-20元,我和老公一天往返路费至少80元。

刚开始为了省车票钱,老公总是走路或者跑步回来,原来150多斤的大小伙子,一个月就瘦了20多斤。我记得在北京时,他最喜欢可乐了,在北京时每天基本一两瓶,来这边后,一瓶可乐就需要20多元。为了省钱,老公一年也就喝两次,一次是在圣诞节,一次是在新年。

好在时光从不会辜负每一个扎根向上的人,生活总是会慢慢变好的。后来经过我们多年的努力,在澳洲买了房买了车,还有了两个可爱的小宝贝。


(家里的小宝贝)

当然,我也感受到了中西文化的巨大差异。来留学之前,我虽然性格开朗,但不善言谈,带着传统家庭的含蓄内敛。话到嘴边留半句,看透不说透。但后来我才知道,在澳洲,人们更喜欢直白的交谈方式,太过含蓄,人家往往以为你的沟通表达能力有问题。

澳洲的用人单位,他们认为一个人的技能是可以学习的,但沟通这种软技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所以,直到后来工作碰壁时,我才渐渐意识到并改善。

另外,中澳教育体制也有着极大的不同。在澳洲,如果你想接受更好的教育,其实是和家庭背景和经济条件有很大关系的,普通家庭的孩子学医,学费是根本负担不起。虽然他们也有类似国内的助学贷款,但用来交学费都不够,何况维持学业。

并且,当我出来留学后才发现,在中国读大学是最便宜的,原来读书的代价这么低。而在国外,动辄几十万的教育成本,真的是令人望洋兴叹。


(野生动物园里和小动物的亲密接触)

2020年,疫情开始蔓延,我所在的城市墨尔本也经历着最严重的震荡,全年封城近6次,累计300多天,几乎处于全年无休的状态,对我的生活和工作产生了很大影响。

那时候闲在家里没事,就是上上网,看看新闻。最开始,为了不想虚度光阴,我开始琢磨如何成为一个自媒体人。因为自己是理工科背景,而且对自媒体剪辑也比较感兴趣,所以果断的开始行动了。

后来,我的账号不断向好,有许多粉丝给我留言,询问关于澳大利亚的就业、留学等情况,也弥补了自己大学时因为信息差带来的错位。

最让我触动的是,一个大哥很急切的想出国,总想着出国工资高,挣几年钱遭几年罪也就认了,但其实到了才发现,罪遭了,钱还挣不到,落下了一身病。有些粉丝还因为盲目过来感染疫情,因为没有居住证和保险,打疫苗都成了难题。所以,我希望能通过自己这10几年的海外踩坑经验,为更多人避坑。也希望大家能够了解到真实的海外生活。


(打卡大洋路十二门徒)

后来,当我看到澳洲的一些媒体,对于国内实际情况的诸多失实报道,我萌发了持续做下去的信念。其实,出国的人更爱国,这句话真的没错。只有当你出国了,你才能深切的体会到什么是爱国,因为这是骨子里的信念。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炎黄子孙。

当身处海外的时候,我更加希望世界能够客观公正的看待中国,也希望我们这些海外华人能够尽自己所能,消除那些文化差异引起的各种误解和摩擦。没有去过中国的澳洲人,是很难想象今天中国的高速发展。

中国人一直很努力、勤奋,不管走到世界的哪一个角落,我们这些海外华人都展现着中国特质。我们是外国人了解中国的第一扇窗。透过我们,我希望能让更多澳大利亚人了解真实的中国,让更多的中国人能够了解西方文化,也希望所有海外华人都能够越来越团结,展现新一代的中国力量—— 不吹不擂、脚踏实地。

而我也因为优质的内容输出,成了某平台联盟班长。2022年春节,我和老公还受邀参加某卫视全球华人春节联欢晚会。

未来,我和老公也会继续携手创作更多更优质的内容,希望能用微薄的力量,为他人带来些许的温暖。


澳洲中文论坛热点
墨尔本小男孩划船误入深山老林,失望时忽然想得手表的一个功用!救了两条人命!
比来,维州警方在民间网站盛赞了一名13岁的机灵小男孩。在一次荒野救援中,这位小敌人奇妙地用本人的手表帮忙搜救人员拯救了被困深山的两人。这名男孩是一名皮划艇手,
“全澳最丑城市”、咖啡文明被高估...墨尔本哪些中央让人不满?快看看推特网友怎么吐
糊口在墨尔本的澳洲人在一篇搞笑的推特帖子中分享了他们的观念,纷纭吐槽起这座城市让他们不满意之处。据《逐日邮报》报导,推特用户David Mejia-Canales发帖提出了这样
我天!澳洲大叔砍了几十颗树,居然被定罪!被罚大几万!这下哭瞎了!
澳洲是一个十分重视环保的国度,相干的法律法规得多,比来,澳洲一个农场主就由于砍了几十棵树,不只被定罪,还收到大几万的罚款!这位农场主名叫Dean Zordan,他损坏
澳内城公寓超要价$50多万成交,百年仓库革新而成,卖家夫妇“十分满意”(组图)
昨天(4月10日),墨尔本内北区Brunswick一栋仓库革新屋的成交额远超预期,比要价高出逾50万澳元。据RealEstate4月10日报导,卖家具有Barkly St 2/393号这套住宅14年。房
同伙亵服中藏800万毒品出境!澳亚裔女参预贩毒被判7年,上诉“喊冤”被采纳
墨尔本一位亚裔毒贩被判入狱最少7年,她还自称是“Richmond女王”运送毒品的“士兵”,其减刑请求被法庭回绝。Thi Thuy Tam Tran抵赖犯有贩毒罪,2018年底,她被抓到在墨

中文新闻,澳洲经济,时事,华人论坛动态,悉尼本地消息,墨尔本,珀斯,布里斯班,澳洲新闻,澳大利亚华人网,澳洲华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