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亚药上市7年股价疲软,押宝快克恐难翻身

在澳大利亚澳洲新闻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感冒是人们生活中常常遭遇的小烦恼,人类也和感冒斗争了上万年。而现在,一粒小小的感冒药便可以缓解感冒带来的病痛,治疗感冒的药物也不断被研发出来。一个巨大的商业市场也由此产生。

据统计,我国有上千家药企销售感冒药。感冒药市场截至2020年已经发展至440亿。在感冒药中,快克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在感冒药销售排行榜上,快克多年名列前茅。

但是快克的母公司金石亚药却没有因快克的大卖而变成行业龙头,近年来业绩一直波澜不惊,股价走势也持续低迷。金石亚药想要在快克这个品牌上寻求突破,却屡屡碰壁,似乎快克只能和感冒药挂钩,再也乘不上制药行业的新风口。

销售成绩优异,难掩创新路径不足

快克成为中国知名的感冒药品牌并非是浪得虚名。快克感冒药的通用名称为复方氨酚烷胺胶囊,具有缓解感冒引起的咽喉痛、头痛、流涕、四肢酸痛等症状的作用。经过29年的市场验证,快克感冒药的效果被广大患者所认可。

同时,快克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快克是一种非处方药。在1999年我国实行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后,一些抗生素等处方药必须有医生的处方才能销售。

快克等非处方药就没有这样的限制,快克的销路自然就比其他处方药要好很多。

具备这样的优势,快克作为感冒药的知名品牌一直以来都在感冒药的销售排行榜上名列前茅。2020年4月,中国非处方药物协会发布《2020年度中国非处方药企业及产品榜》,快克在感冒类非处方药排行榜中名列榜首。

由此,快克也成为了其母公司金石亚药的摇钱树。据金石亚药2021年年报显示,以快克、小快克为代表的快克系产品占整个金石亚药年度销售额50%以上的比重,而其产品的毛利率更是高达73%以上。

而且,去年金石亚药集团实现了扭亏为盈,快克系产品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据其年报显示,快克、小快克等感冒药产品销量增加是其扭亏为盈的重要原因。

但是,快克感冒药在去年缔造辉煌的同时也隐藏着危机。首先,快克品牌过于依赖感冒药这一单一产品的销售。一旦外界因素发生改变,市场上感冒药需求大减,那么快克品牌立马就会拖累公司业绩。

在2020年,金石亚药出现亏损,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快克系感冒药受到疫情的影响,销量不佳,导致公司收入锐减。巨大的业绩波动让去年金石亚药的股价跌跌不休。

对于快克品牌这个金字招牌,金石亚药当然想过扩宽其产品序列,增加快克系的新产品。为此,快克品牌曾经推出过治疗肠胃的快克泰,快克啉;清热止咳的快克本草以及清热消炎的快克蒲地蓝消炎片。

但是这些产品在市场上的表现乏善可陈,并没有复制快克感冒药在市场上的辉煌。而且从商业路径上,这种在其他品类上简单复制该品牌包装营销的策略也显得过于简单暴力。

其次,金石亚药在快克品牌的营销思路上有些落后。在抖音等新媒体平台上,快克的账号总是姗姗来迟,而且更新频率很低,显示出其营销团队的后知后觉与低效拖沓。

这种营销思路上的落后也体现在其官网的分享链接中,在快克官方网站的宣传页上,居然可以看到其分享链接的平台还有已经销声匿迹多年的人人网这一选项。

可见金石亚药的官方网站已经多年没有更新,其营销思路可能还停留在好几年前。

最后,金石亚药对于快克品牌的产品拓展思路也较为落后,其品类还停留在传统的常用药如胃药、止咳药、止痛药等方面,并没有真正具有自身独创性的产品。

创新能力堪忧,研发投入不足

金石亚药对于快克品牌存在的问题应该是有所认知的,近年来,金石亚药在快克品牌的产品研发上也不能说全无建树。

只不过他们的产品研发并不是专注于创新药的研制上。而是把精力放在了保健品的开发上,金石亚药的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在保健品领域积极布局,在产品上有今幸胶囊、快克本草系列为代表的补益类品种,和未来布局的钙维系列品种等三大品类。

保健品行业利润颇丰,这点毋庸置疑。据数据显示,2022年我国保健品行业规模将突破2020亿元。近七年来保健品行业的平均毛利润率高达49.90%。

而且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保健品的需求必然会大幅增长。许多行业专家对保健品行业的前景非常乐观。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任何公司都可以在保健品行业里轻松捞金。我国的保健品市场竞争十分激烈,五花八门的保健品让消费者应接不暇。

同时,保健品本身的功效很多都是厂家的夸大宣传,真正有延年益寿功效的保健品寥寥无几。在这种情况下,保健品厂商之间的战争实际上就是一场营销的战争。谁能在营销上占领高地,谁就能取胜。

在这点上,我国的保健品厂商不仅要对抗同行铺天盖地的宣传轰炸,还得经受外国品牌的降维打击。据数据统计,安利、康宝莱、辉瑞等厂家在我国保健品市场中占有巨大的市场份额。这些外国厂商大多采取直销的销售模式。

直销相比起其他的渠道销售具有服务个性化、服务便利化、销售主动性、就业简易化等特点。在保健品领域更是具备得天独有的优势,对于厂家来说直销投入小,回报大,使得厂家得以将大量资金用于研发。

但是从快克品牌的营销上来看,金石亚药的营销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从其对于互联网陈旧的理解,以及几个月更新一次的自媒体营销频率来看,真的很难相信他们能做好一款保健品的营销。

因此,金石亚药的保健品产品很难依靠其营销打开销路。那么,金石亚药的保健品能以其良好的产品特性和品质取胜么?

一般情况下有过硬的品质和区别其他产品特性的产品的背后往往是巨大的研发投入砸出来的。金石亚药2021年研发投入为3700多万,研发投入占总成本的比例为8%。

就这个比例而言,金石亚药的研发投入是较高的。但是由于自身规模体量较小,相比起行业内的大佬们还是相形见绌。以汤臣倍健为例,其2021年的研发费用为1.5亿。

显然,金石亚药在研发规模上不占优势,而其研发人员似乎也有降级的趋势。去年,金石亚药研发人员相比2020年增加30%。但增加的大部分是本科学历的研发人员,硕士学历的研发人员数量甚至减少了27%。

因此,金石亚药在保健品市场上的发力很难取得突破,再创造一个如同快克一样的黄金品牌任重而道远。

疫情影响主业销量,快克未来前途未卜

分析了快克前途未卜的转型和产品扩展,可以看到快克的未来可能会不太美好。但在疫情蔓延的当下,快克危机或许就在眼前。

快克感冒药是快克品牌的顶梁柱,2020年快克品牌销量暴跌就是因为感冒药受到疫情影响所导致的。

2021年虽然快克销量回暖,但是疫情仍然没有过去。4月上海封城告诉人们,疫情不仅不会短时间内消失,甚至有可能将与人类长期共存。

在疫情之下,任何有发热症状的患者都被严格记录并送去检测。在这种严格的政策下,快克等感冒药由于可以退烧缓解症状从而帮助一些新冠病患隐瞒症状,因而在各大药店里被禁售。

现在各地疫情防控局势仍然十分严峻,快克等感冒药的销售依旧在被严控中,这势必影响到快克的销售业绩。因此,疫情的持续影响必然导致快克的销量继续出现巨大波动。

而金石亚药并没有找到完全替代快克感冒药的黄金产品。在快克感冒药销量可能锐减的情况下,很难有其他产品能够弥补这一业绩上的亏空。

在医药和保健品领域之外,金石亚药在机械制造领域也有一些建树。2021年财报显示,金石亚药在机械配件、成套生产线等机械制造产品占营业比重达到17%左右。

但是机械制造领域的毛利率较低,金石亚药在这一领域也并没有领先业界的技术。其毛利率水平也仅为19%。

因此,金石亚药在机械制造领域寻求突破也并非是一条可行的出路。如今的金石亚药,全凭快克系产品撑住主要营收,而在其他领域的前景仍不明朗。

反映在股价上,金石亚药近五年来的股价一直在7元至10元的区间维持箱体震荡的格局。显然,资本对于金石亚药缺乏兴趣。

虽然金石亚药的股票市盈率仅为13倍,但是对这样一个缺乏炒作题材,且未来不甚明朗的公司,庄家并不愿意花重金拉升它的股价。

结语

快克作为一款国民感冒药历经数十年的发展,在OTC类药品中可谓是一个黄金产品。然而随着疫情的到来,感冒药被限制销售可能会成为一个常态,快克的业绩波动可能会更加剧烈。

快克的母公司金石药业虽然在努力扩展快克的产品序列,但是始终没有成功复制快克感冒药的辉煌,快克的其他产品大多沦为聊胜于无的鸡肋。

也许以快克本草为代表的保健品会成为金石药业新的产品增长点,但是在日益激烈的保健品行业竞争中快克能否胜出还犹未可知。


澳洲中文论坛热点
墨尔本小男孩划船误入深山老林,失望时忽然想得手表的一个功用!救了两条人命!
比来,维州警方在民间网站盛赞了一名13岁的机灵小男孩。在一次荒野救援中,这位小敌人奇妙地用本人的手表帮忙搜救人员拯救了被困深山的两人。这名男孩是一名皮划艇手,
“全澳最丑城市”、咖啡文明被高估...墨尔本哪些中央让人不满?快看看推特网友怎么吐
糊口在墨尔本的澳洲人在一篇搞笑的推特帖子中分享了他们的观念,纷纭吐槽起这座城市让他们不满意之处。据《逐日邮报》报导,推特用户David Mejia-Canales发帖提出了这样
我天!澳洲大叔砍了几十颗树,居然被定罪!被罚大几万!这下哭瞎了!
澳洲是一个十分重视环保的国度,相干的法律法规得多,比来,澳洲一个农场主就由于砍了几十棵树,不只被定罪,还收到大几万的罚款!这位农场主名叫Dean Zordan,他损坏
澳内城公寓超要价$50多万成交,百年仓库革新而成,卖家夫妇“十分满意”(组图)
昨天(4月10日),墨尔本内北区Brunswick一栋仓库革新屋的成交额远超预期,比要价高出逾50万澳元。据RealEstate4月10日报导,卖家具有Barkly St 2/393号这套住宅14年。房
同伙亵服中藏800万毒品出境!澳亚裔女参预贩毒被判7年,上诉“喊冤”被采纳
墨尔本一位亚裔毒贩被判入狱最少7年,她还自称是“Richmond女王”运送毒品的“士兵”,其减刑请求被法庭回绝。Thi Thuy Tam Tran抵赖犯有贩毒罪,2018年底,她被抓到在墨

中文新闻,澳洲经济,时事,华人论坛动态,悉尼本地消息,墨尔本,珀斯,布里斯班,澳洲新闻,澳大利亚华人网,澳洲华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