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负利率时代真的会到来吗?澳储行:不排除这个


在澳大利亚 如果你感到悉尼很挤的话,那是有原因的。 澳洲数据统计局周三公布的估计数字显示2018年6月十个人口密度最多的地区里大悉尼范围内就有七个。 悉尼内城区的Potts Point- Woolloomooloo 地区 房市經歷了六年多來的最大跌幅。整個建築行業的衰退已經變得更加明显, 澳大利亞工業集團/澳大利亞建築業績住房產業協會發現,雖然所有建築行業普遍处于低潮,但由於需求锐减


在8月14日众议院经济学常设委员会会议上,澳大利亚储藏银行行长Philip Lowe遭到质疑,由于央行不肯将负利率作为其货币政策的一部份应对COVID-19危机。

Lowe强调,央行其实不扫除负利率,但此举能够性微乎其微。由于能够对金融不变构成新的风险。

“在大多数国度,负利率确切会损害金融系统的盈利才能和效率,并毕竟损害其向实体经济提供信贷的才能,这非常重要。”

“我们如今在欧洲看到这类状况,欧洲银行体系存在很多成绩。他们的构造性利润较低,因而他们很难为所需的经济提供信贷。”

“ 负利率也会在我们的金融体系中构成歪曲,关于大多数储户来说,存款利率实践上会限制为零,其他国度就是这类状况。”

“因而,与以负利率在批发市场上为其本身融资的银行比拟,以少许存款为其本身提供资金的银即将处于竞争优势。”

“在许多国度,人们越来越担忧负利率会鼓舞人们储蓄更多而不是花费更多。”

“想像一下,'在银行存入100澳币,五年后,会给你95澳币。”

“自从发生大盛行以来,没有一个正利率的地方银行变成了负数,也没有一个负利率的地方银行变成了更负数。”

各个央行之间的共鸣是这样做的收益不大,或许本钱大于收益。

对此,工党国会议员兼委员会副主席Andrew Leigh指摘,澳储即将银行的利润放在义务之前,担忧利率对金融体系的影响,因而坚持了负利率对汇率的好处。

但Lowe表示,担忧负利率将使信贷供应越发困难,并将有损义务市场。负利率不单无助于就业,并且有能够使状况变得更糟。

转载出处链接:http://www.china2au.com/html/aozhouxinwen/20200819/665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