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澳洲10年间有47名留学生自杀,两名亚洲学生跳楼


在澳大利亚


留学生勒阮(Nguyen Le,音译)曾以99.5高分的澳洲高等教育入学排名(ATAR)成绩,入读澳洲名校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他在攻读理学学位期间,看似身心健康。                                              

然而,这名出生在越南的留学生此后却备受煎熬。2018年12月12日,他在墨尔本大学坠楼身亡,结束了21岁的年轻生命。

死因裁判官贾米森(Audrey Jamieson)本周四公布了关于勒阮之死的调查结果,裁定他系自杀。

勒父表示,他“聪明伶俐的(小)儿子”此前并无精神健康不佳的任何迹象。相关记录看上去表明,勒阮自2011年来澳读中学以来,就没有去看过全科医生(GP)。

勒父认为,鉴于哥哥的成功,勒阮感到了一定的学业压力。尽管他的哥哥获得了墨尔本大学的全额奖学金,但勒阮每年背负4万澳元的学贷,而且无法获得政府的补助。

图片.png

当时上大二的勒阮还告诉家人,他未来的职业前景未卜。

勒阮之死是贾米森接手调查的第二起留学生自杀事件。2019年,她曾公布了2016年刘智凯(Zhikai Liu,音译)自杀事件的调查结果。他也是一名在墨尔本大学求学的留学生,来自中国,死时年仅24岁。

《时代报》早前称,刘智凯来澳后对使用英语听课有困难,和女友关系紧张,而且难以入睡。他曾向自己的姐姐承认,当他独自待在公寓里时有自残的想法,而且虽然疑似有抑郁症,却拒绝就医。最后,刘智凯在来澳后仅3个月就坠楼身亡。

在对留学生安危的持续担忧中,死因官事故预防组(Coroners Prevention Unit)揭开了2009年至2019年期间发生的47起留学生自杀事件。其中大多数死者都是24岁以下的留学生,而且七成人都是男性。

作为研究的一部分,死因官事故预防组确定了这些死亡事件的共同诱因,包括学业和经济压力、孤独、想家,以及获得心理健康支持方面的阻碍。

死因官目前呼吁维州卫生与人类服务厅为留学生提供心理健康服务。

图片.png                                                

青年健康组织Orygen的负责人麦戈里(Patrick McGorry)表示,许多大学忽视了心理健康服务的提供,致使本地学生和国际学生都得不到足够的支持。

麦戈里指出,18-24岁的人士罹患精神疾病的风险很高,留学生尤其容易患精神病。

“他们面临着要取得成功的压力,因为他们的家人为了让其入读澳洲大学,投入了宝贵的资金。他们缺乏同龄人群体,而且身处异国文化中,远离家人。他们可能不得不工作。如果确在打工,他们从事的往往是受剥削的工作,工资被克扣。”

澳洲留学生理事会(Council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ustralia)的前会长萨普科塔(Bijay Sapkota)担心,新冠疫情加剧了已与家人相隔的留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                                              

他说,转向在线学习,意味着许多留学生失去了与大学内的同龄人建立紧密联系的机会。“众多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刚抵达澳洲的学生,甚至还没有机会到校,体验大学的设施。”

萨普科塔现是国际学生就业服务机构Student Job Australia的创始人之一。他称,留学生也很难找到工作。

“他们没有寻工津贴(Jobseeker)或留职补贴(Jobkeeper)。对于那些靠父母付学费,但留澳期间靠自己收入过活的学生来说,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时期。”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澳洲新闻

悉尼大学的新校长 Mark Scott
澳洲新闻

悉尼大学的新校长 Mark Scott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USYD)的下一任校长(vice-chancellor,阿朱注,vice-chancellor可以翻译成校长,在澳洲的大学里vice-chancellor是第一把手,相当于企业里的CEO)将是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秘书长(N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