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疫情之下,澳洲百姓反而更有钱了


在澳大利亚


新闻资讯

根据《澳洲财经评论》的报道,澳洲家庭和企业已储备了逾2,000亿澳元的额外储蓄,资产价格也已回升。

这让澳洲政府相信,随着紧急刺激支出逐渐减少,澳洲有足够的金融实力推动经济复苏。财政部的分析显示,当900亿澳元JobKeeper计划在3月底结束时,经济将避免因此跌入谷底,因为人们将利用这份创纪录家庭储蓄。

01

家庭、企业存款涨幅均超过10%!

根据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的数据,从去年1月初到11月底,澳洲家庭和企业的存款总计增加了2170亿澳元。其中家庭银行存款跃升了近1130亿澳元,涨幅为11.4%。非金融业务存款增加近1040亿澳元,涨幅为17.6%。

澳洲政府承诺的2500亿澳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储蓄的增加。在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中,有1430亿澳元已经兑现,其中的大部分还没有被获益者花掉。

最新的财政部模型显示,政府的财政支持将使2020-21年的经济产出增加5%,并将2021-22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提高4.5%。相比之下,如果没有任何刺激性支出,GDP将出现负增长和持平。

总体而言,预计国内GDP在当前财年将勉强维持0.75%的增长,在2021-22财年将增长3.5%,与去年12月更新的年中预算一致。

澳洲的直接财政支持或将减少!

澳洲财长Josh Frydenberg利用财政部的新分析,反驳了延长JobKeeper工资补贴的呼声。

Josh Frydenberg表示,政府在危机期间提供的前所未有的经济支持意味着,即使JobKeeper和其他临时紧急支持措施逐渐减少,也可以避免财政悬崖。

他说:“澳大利亚在健康和经济方面的表现几乎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好。与去年年初相比,家庭和企业的资金平衡表上又增加了2千亿澳元,有一大笔钱可以用于整个经济领域,帮助创造就业机会,保持经济复苏的势头。”

“有了JobMaker计划、个人所得税减免、投资激励和一系列其他措施,我们的经济复苏将继续下去。”

据悉,澳洲家庭储蓄率在2020年第一季度达到创纪录的22.1%,在之后略有下降,但也达到了18.9%的高位,大约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两倍。这一切与JobKeeper、JobKeeper和350亿澳元的企业现金流支持等临时支持措施不无关系。

政府目前想做的是跳出这些临时政策,用其他更长久的政策继续支撑经济的发展和储蓄的增加。它希望通过企业投资激励、JobMaker 、额外基础设施支出和所得税削减等其他举措,增强私营部门的活动。

据悉,联邦政府的直接财政支持总额将从2020-21年货币GDP的6.9%降至2021-22年的2.4%。

03

家庭财富的复苏回暖

家庭财富的复苏也让政府对经济复苏步入正轨充满信心。

在疫情爆发的第三季度,家庭净财富下降2%,人们的金融投资组合价值蒸发约3500亿澳元。财政部表示,随着全球股市迅速反弹至纪录高点附近,这些损失已基本收复。

除了金融投资外,房价在去年早些时候的初步下跌后也开始回升。根据房地产分析师CoreLogic的年度数据显示:2020年,首府城市的住宅价值上升了2%,而偏远地区的增幅接近7%。

财政部的分析显示,家庭财富的复苏速度远快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者对住房和股市的影响要持久得多。

04

零售巨头Premier上半财年利润预增85%

如何让零售业开启复苏之旅?澳洲零售业巨头Premier Investments给出了很好的答案。

旗下拥有Just Jeans、Portmans和Smiggle等门店的Premier,已将其上半年盈利预期上调至比2020年上半年高出85%。

Premier周三表示,2021年上半年的税前利润预计将比2020年的税前利润高出75%至85%,后者的税前利润将在2.21亿澳元至2.33亿澳元之间。利润预计的调高与它在去年下半年取得的良好成绩有着密切关系。

而让其获得高利润的关键则是网上销售,疫情加速了消费者向网上购物的转变。与去年同期相比,Premier在网上销售的营业额增长了60%,达到1.462亿澳元。

这与其非常有远见的策略不无关系。早在6年前,Premier就非常有预见性的在墨尔本郊区为其所有零售品牌建立一个中央配送中心。

网络化的销售模式也让其全球销售额增长了5%,达到7.169亿美元。其中Jay Jay、Just Jeans和Peter Alexander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销售额非常出色。

Premier的利润预增也带动了其股价上涨15.56%,至25.99澳元,收报AEDT1120点。比其最高纪录只低了0.71澳元。

05

澳洲职位空缺数量高达25.4万

经济复苏还面临着“人手不足”带来的挑战。据悉,澳大利亚的职位空缺数量在2020年11月增加了23%,比2020年2月新冠疫情蔓延之前的职位空缺总数还要多。

澳大利亚统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的新数据显示,11月职位空缺为25.4万个,年度职位空缺比2019年11月增加12%。

职位空缺增加最多的三个行业是零售、艺术和娱乐服务以及住宿和食品服务。

澳大利亚劳工统计主管Bjorn Jarvis表示,由于澳洲各地进一步放宽了与疫情相关的限制,空缺职位在8月急剧增加7.7万个,9到11月空缺职位增加了4.8万个。他表示职位空缺“反映出今年下半年劳动力需求复苏的步伐,以及一些行业的劳动力短缺。”

过去三个月,私营部门的职位空缺增加了24%,公共部门的职位空缺增加了17%。按年度计算,职位空缺比2019年11月增加了12%。

由于职业空缺,在2020年的6月至9月,澳洲工程建设活动下降1.7%,原因是私营部门开工数量下降。

根据ANZ上周发布的数据,12月份招聘广告激增9.2%,招聘广告数量比2月份新冠肺炎疫情前的记录水平高出4.1%。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招聘广告的总数量比2019年增加了5%,这是两年来的首次年度增长。

对于这种“用工荒”的现象,影子财政部长Jim Chalmers表示,政府应该考虑为那些在澳大利亚困难重重的企业、小企业、工业和地区提供有针对性的支持。

家庭和企业储蓄为经济复苏奠定了基石,但在复苏之路上也会遇见各种挑战。希望政府能够通过不断的调控政策,让澳洲经济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澳洲新闻

悉尼大学的新校长 Mark Scott
澳洲新闻

悉尼大学的新校长 Mark Scott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USYD)的下一任校长(vice-chancellor,阿朱注,vice-chancellor可以翻译成校长,在澳洲的大学里vice-chancellor是第一把手,相当于企业里的CEO)将是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秘书长(N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