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新西兰留学生实录】宅在新西兰:从中学到大


在新西兰


  时间飞逝,当年还是懵懂的我,如今已在奥大度过了近3年的时光。6年前,我不知天高地厚,我狂妄自大。当时的我在父母的细心照料下成长,毫无坎坷地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秋。仍记得当初,当我踏上这片熟悉而又陌生

  时间飞逝,当年还是懵懂的我,如今已在奥大度过了近3年的时光。6年前,我不知天高地厚,我狂妄自大。当时的我在父母的细心照料下成长,毫无坎坷地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秋。仍记得当初,当我踏上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土地时,我内心的感慨:天好蓝!空气好清新!风轻抚在脸上的感觉好柔和!好干净的一个国家!就这样,用一句非常符合小学生作文标准的起始,我在新西兰的学习旅途就此开始了。

  高中篇:

  离开中国的我,当时只有16岁,年少,狂妄,无知,自大。以为什么事情都是能解决的。然而我错了,我的内心无法忍受父母不在身边的孤独与寂寞,心在犹如深海般的孤独中独自徘徊。虽然说,我住在亲戚家里,他们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至。至今我仍很感谢他们在我迷茫无助地在寻找方向时,给了我帮助。

  记得我刚来这里时,英语口语不是很流利,很难与当地的洋人沟通交流。其实在当时的我害怕与那些陌生的人种交流。他们就鼓励我不要怕,勇敢地去说,不要介意对方是否听懂,只要把想表达的意思表达清楚就可以了,什么语法之类的都是浮云。其实后来事实证明,在与当地的洋人普通交流时,并非一定要用很正规的语法,只要他们能懂你所说的意思就可以了。

  一开始在高中的这段时间,我并没有生什么病,反而到了大学生病的次数增加了。既然写到了,我就放在这里一起吧。每次我生病的时候,我姑父姑妈都很关心我。他们每天必定打个电话慰问我的病情,并时不时烧点饭菜和煮些粥给我捎过来。有时候要去看医生时,他们会请假送我过去看医生。每次生病都是如此。他们不厌其烦的照顾着我,让我非常的感动。我很感激他们。

但是,毕竟不是父母。父母那份亲情的感受是没有人可以去代替的。我从来没有想象过在国外的生活与学习,在我刚进入Avondale College时,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和一群不同肤色,不同发色,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一个教室里学习对当时的我来说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高中时的一些轨迹仍历历在目。

  记得我来这边不久,便拥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一台电脑。由于当时我很寂寞,便一头扎进了游戏的漩涡,动漫的泥潭,无法自拔。那时的我在学校读完书就回家打游戏,看动漫。现在回头看看当时我幼稚的行为,真的觉得,浪费了太多的青春与光阴。虽然说亲戚也有说过叫我少玩玩,但是正值叛逆期的我,一点都没有听进去。我依旧发疯似的玩。每个人也许都不同,有些人不会这样迷失自己的方向,然而又也许,有些人陷入了更深的沼泽。年少时出来留学是把双刃剑:失去了国内的朋友,得到了国外的朋友;失去了父母的照顾,得到了独立的能力……然而最让人担忧的是在一些小留学生刚来到一个新的环境中,如果交友不慎,后果惨不忍睹。因为,在国外这个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年幼的心灵未必禁得起这种诱惑。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例子在新闻里早已不多见。没有人希望看到这种悲伤的结局。这里我又要感谢我的姑父姑妈,他们在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指引了我方向,没有迷失自我。然而,在游戏中迷路的人也不为少数,有一些人彻夜不归的游戏,有一些人翘课去游戏,也有一些人根本不上课去游戏。其实这种现象在哪里都有,但是,父母为了你付了那么多学费,并不是为了让你去能快快乐乐地打游戏的。一般公立学校一年学费换算成人民币差不多是10w一年,只包括吃住。但是,到最后,打的并不是游戏,而是自己悔恨的泪以及父母辛苦赚来的钱。如果当时的我没有姑父他们是说教的话,我也许会和那些彻夜不归的人一样,在游戏与动漫的深渊里挣扎。

  初次踏入Avondale College的时候,那时学校正在放假,基本没有什么人。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哇!好大的学校!而且好干净,好漂亮。过了一阵子在Avondale的学习后,我觉得说国外的老师不太管学生,任其发挥,这未必是正确的。在我所经历的高中学习时,一部分老师对于学生的期望值与要求都是挺高的。不是说国外的老师都不管学生,他们觉得如果把一些问题学生教会的话是种荣誉与职责。其实,我的高中生涯还是算比较平静的,没有大风大浪的事件。其实住在亲戚家里也有相当的弊端。首先,出国留学是个锻炼人的机会,不说能力,光是为了学习英语的话,就不能住在中国人的家里。虽然说,有亲戚的照顾会过的好一些,但是,年少的时候不出去吃点苦头,还要等到年老么。当我们还年轻的时候,我们有足够的flexibility。既然来到了这个国度,我们应该要去试着适应不同环境与文化,这样才能fully体会到这笔金钱后的用心良苦。离开了父母的庇护,他们就是想要让我们变得更加的强大,更加的独立,拥有更加宽厚的肩膀。

  大学篇:  度过了平凡而又平静的高中生涯,我终于踏入了大学的门槛。经过这些年的大学学习,我认识到了一点:出国留学并不是主要地学习那些在书本上都能学到的知识,更重要的是那些只有亲身体验的经验。对于我进入大学后,父母比较放心了。我也就名正言顺地从姑姑家里搬了出来,独自一个人住。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比较兴奋的,毕竟除了经济上,其他的事情都要靠自己来完成了。刚搬出来住的那一年,天天在家自己做饭吃,当时的我还没有开始打工,先适应了一下大学的生活节奏。在第一年年底,我找到了生平的第一份工作,确切地说是第二份,理由的话等我先把这事情说完吧。  当时,正好是11月底,我刚考完试的第一天。我来到了Balmoral Road 上的KFC 试试运气。在此之前我走了很多个地方并投出了许多份CV,从来没有回应。那天天气不错,我自信满满地走入店中并询问起part-time job的事情。store manager是一个岛人,人很好,很热心。她给了我份questionnaire让我先回答。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竟然fail了,我就问她能否让我再做一次,我给的理由是:这是一套很stupid的问题,你可以乱编,诚实的人未必能拿到高分,而骗子却可以。你希望你的store雇一个不诚实的人么?于是她很爽快地给了我第二次的机会,然后我就没有悬念地在那里工作了一年多。有些事情你不争取是得不到的,如果我当时没有那个勇气去和store manager理论的话,也许,我就找不到那份工作。  现在来说说我的“第一份”工作吧。第一年年中的时候,我想我自己也快习惯大学生活了,试着找找工作吧,不仅能锻炼自己,又能买些自己想要的东西,何乐而不为。有一天,我走到了一家酒吧,我就进去试试看。没想到的是,他们一下子就答应了,说后天就可以上班了?!当时我很激动也很兴奋。回家后给父母打了个电话说,我找到工作了。当听说是在Bar里工作的时候时,他们不是很开心。当时我没有想通为什么,不过现在想想也对,本来留学在外,父母就一直牵挂着我们,又说在Bar里工作的时候,肯定会更加的担心。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所以,这份工作就这样没了。出国留学如果有机会最好还是打打工,书本上的知识哪里都有学,打工与人际关系的处理是没有办法在书本上学到的。相信很多出来的学子都懂得打工的意义。  最后我想说的是,多年离开父母的温暖让我慢慢地学会了独立。用肩膀扛起所需要负起的责任。当我还是在幼雏时,我背井离乡来到这个国度来为我的人生翻开新的乐章。如今的我已可以慢慢地独立出去。在出国留学的同时,我们学到很多很多,并也放弃了很多很多。我个人不是很建议太早的将自己的孩子送出国。毕竟这是个花花世界,国内的学校以及环境无法给孩子一个独立的环境,或是说让他们适应独立的环境,如果说突然一下子离开了父母的管教,没人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很感谢很多人在我出国留学这条路上的鼓励,支持与照顾。没有他们也许没有今天阳光的我。 (完)

  章一超,生于上海。我在16岁的那一年独自一人远离了父母来到了新西兰。现在正在在University of Auckland 就读 Commerce。今年是我大学的第三年。我的爱好和普通男生基本相似,也就是打打球,打打游戏,看看电影之类的,偶尔也会吹吹萨克斯,弹弹吉他什么的。毕竟不能活得太单调了。座右铭是:别在意不该在意的,却忽略了应该在意的。

《让我们飞得更高》——新西兰留学生实录全文连载目录:点击

新西兰新闻

又有人炒 要强制投资移民做慈善捐赠

新西兰本文是编译一篇NZHerald发表的文章,是商人Andrew Barnes对于强制投资移民进行慈善捐款的观点,以供参考,不代表任何立场:早在2017年5月,移民局对投资者签证申请程序进行了一次有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