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百万大逃亡”之女被告受审 更多细节曝光(组图


在新西兰


  持续4天的对华裔“逃亡富翁”Leo Gao(又称Hui Gao)一案的另一涉案人Kara Hurring的庭审,本周二在罗托鲁瓦地方法院开庭,多名证人出庭,多个证词在法庭上出示,一些细节被披露。     33岁的Kara Hurring去

  持续4天的对华裔“逃亡富翁”Leo Gao(又称Hui Gao)一案的另一涉案人Kara Hurring的庭审,本周二在罗托鲁瓦地方法院开庭,多名证人出庭,多个证词在法庭上出示,一些细节被披露。

Kara Hurring

   33岁的Kara Hurring去年2月在返回新西兰时被捕,后获得保释。本周二,在罗托鲁阿地区法院出庭时,她被控25项价值约1.1万元的盗窃罪,两项价值约23.5万元的国际洗钱罪和三项不诚实使用文件罪。  Hurring在法庭上否认知道她从Leo Gao银行账户提取的钱实际上并不属于Leo Gao,声称,她不知道钱来自哪里,并对她的所有指控不认罪。  检控官Fletcher Pilditch说,毫无疑问她知道其中的钱从何而来,并称Leo Gao在上网查询自己的账户、发现银行的错误后,告诉她“我发达了。”  检控官称,当这笔钱被存入Leo Gao的账户后,Hurring在奥克兰进行了4天的疯狂购物并在麦当劳就餐。  Hurring在被捕前逃亡了22个月。2011年初,她在中国生下一个男孩,后为其申请新西兰护照。  Fletcher Pilditch说,“护照被扣押,而这些指控令她回到新西兰。”  Hurring在去年2月自愿返回新西兰。  有人向银行透露消息索取奖励  Westpac银行的雇员Wendy Wang在一份书面证词中说,银行错将这笔巨款划入Leo Gao账户后不久,她收到了一名男子打来的一系列匿名电话,通风报信,她认出电话是从中国的手机打来的。  她说,该名男子告诉她,他知道有人偷了钱并提到了1000万元这一数字。  他说,400到500万元的钱已被盗走。  Wendy Wang说,该男子想要以提供信息来索取奖励,并说如果设置奖励,他会与她分这笔钱。  Wendy Wang说,起初,她以为这是个玩笑,但保留了电话记录并向她的老板转发了所有的信息。  在告知没有奖励后,该名男子再没有打电话过来。  前室友作证  这对情侣的前室友Bianca Taute周二告诉法庭,在发现1000万元被误存入他的银行账户后,“Gao欣喜若狂,他在床上跳着大叫:‘我们f ... ing 富了!’”  “Kara表情严肃,我清楚地记得那一晚——之前我周围从来没有人拥有1000万。” 她说。  Taute在她的证词中说,“Leo要我来看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我看到了他的账户上一堆的零。  “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它怎么会发生呢?’我试图告诉他们,银行会发现的,并把钱收回来。”  高辉不停地刷新页面,但钱数不变。  第二天晚上,这对情侣大吃了一顿来庆祝自己意外的富有,Leo Gao喝了法国轩尼诗白兰地,Taute说,几个小时后,他们离开罗托鲁瓦,留下所有个人物品,包括他们的宠物小猫。  她说,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但Hurring给她发短信说一位朋友会照顾小猫。  法庭被告知,这对情侣首先来到奥克兰,在这里Leo Gao从他的Westpac银行帐户转走50万元到ASB银行的一个个人帐户上,又把45万元转到海外,留5万在他的个人账户上。  4月29日,Hurring驾车将Leo Gao送到奥克兰国际机场,Leo Gao先于她飞往香港,而她在等待自己6岁女儿Leena的加急护照。  被告母亲和妹妹出庭  本周二,Hurring的母亲Suzanne Hurring在法庭上说,当她的女儿在电话里告诉她,Westpac银行误把1000万元存入其男友的银行帐户时,她感到“震惊”。  “我对她说,‘明天就去见银行的人 。’”这位母亲说。  后来,Hurring给了她的妹妹Aroha 2000元,让她来香港与自己会合,在那里她们住酒店、购物。  Aroha Hurring在法庭上说,她没有意识到她姐姐卷入千万巨款案,直到她在中国看到了通缉他们的新闻广告。  “我吓坏了。”她说。  她向Hurring问起这笔钱,但被告知不会有问题,“她告诉我,这1000万元被错误地存入Leo的帐户上。”  第二天,Aroha Hurring给她的母亲打电话,让她为自己预订回新西兰的机票。

新西兰新闻

又有人炒 要强制投资移民做慈善捐赠

新西兰本文是编译一篇NZHerald发表的文章,是商人Andrew Barnes对于强制投资移民进行慈善捐款的观点,以供参考,不代表任何立场:早在2017年5月,移民局对投资者签证申请程序进行了一次有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