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护工工资过低 引人权关注——只是行业的缩影


在新西兰


  最近,人权委员会(Human Rights Commission)的一份报告,将老人院护工工资过低的问题,摆在了聚光灯下。但行业内部人士说,老人护理行业的问题多多,低工资只是众多疑难杂症中的一个……   在老人院和退休

  最近,人权委员会(Human Rights Commission)的一份报告,将老人院护工工资过低的问题,摆在了聚光灯下。但行业内部人士说,老人护理行业的问题多多,低工资只是众多疑难杂症中的一个……  在老人院和退休村宣传小册子中,人们看到的是舒适退休生活的推介,很难看到一个行业内部的阴暗面:最近有报道说,除非你属于新西兰人中的高收入人群,否则等到你退休居住到这些场所后,得到的将不会是你想象中的舒适的照料。

  Human Rights Commission人权委员会在一周前发布了一份悲观的报告,细节化地勾勒出老人院护工的社会经济状况,报告揭示出在家庭病房护理(home-care)方面,护工平均工资仅$14.50,在扣除了上班的油费之后,许多护工实际收入低于最低工资。  退休村(retirement villages)、养老院(rest homes)的情况好不到哪去。New Zealand Aged Care Association的调查显示行业内的工资中间值,位于$14.50-$14.60一小时之间。  公平雇佣机会委员(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ies Commissioner)Judy McGregor对此评价说,现状是不可持续的,因为新西兰人还将面临着一波可观的“退休潮”。  以下是行业内被广泛接受的一组预测数据:新西兰的总人口在2026年将增加20%到达500万,基于人口结构,在同样的时段,达到和超过退休年龄的人口,会增加85%,到2026年接近100万。  人权委员会的报告还刻画了行业内部相互指责的现状:养老院的经营方、工会指责地区医管局(各地DHB)财政支持不够。  按目前操作模式,政府向地区医管局提供一部分资金,地区医管局(DHB)再和供应商进行合同协商,最终确定床位数,或者家庭病房的护理数量。  老年护理行业未被政府优先照顾  这些第三方既包括非赢利组织例如教堂,也包括赢利型企业,合同确认好之后,再由他们招募工人来运作合同,对于养老院而言,拨款封顶在每个床位大约$80一天。  “这比一般的旅馆床费的费用要低很多,除了住宿,食物、护士服务、转医生的服务等都包含在内。”一家已上市的退休村经营公司Summerset的CEO Norah Barlow抱怨说。

  退休村经营方,以及新西兰家庭健康协会(New Zealand Home Health Association )等,都指责在成本升高、利润变薄的情况下,地区医管局(DHB)在获得政府更多资金之后,却没有增加对护理行业的拨款。  2011年新西兰各地区医管局的政府拨款共计101亿元,比上年度增加4.6%。  Home Health Association负责人Julie Haggie说,而Canterbury, Northland, Waitemata, Hawke's Bay,Capital and Coast DHB这几个地区医管局,在同一年度中,未将拨款增加部分,转移到护理行业中。“Whanganui的的老人护理提供方,于是拒绝和DHB签署合同,因为他们三年都没有增加拨款,经过这样一番争执,他们最后才拿到了1.5%的增长。”  New Zealand Aged Care Association——代表养老院经营方的组织——负责人Martin Taylor说,他也同情地区医管局,因为他们是两头受气——政府给他们的经费也很紧,同时养老院方面的成本在增加。  他说,政府虽然给地区医管局的拨款每年增加,但项目有优先有滞后,像手术类项目等是医管局优先考虑的,而其他方面例如退休护理的停滞就要承受未被优先考虑的代价。  行业内部人士称,关于护工工资的讨论转移了人们的视野,行业内的真是危机不只是工资危机。目前的政府支持力度下,行业内缺乏建造新设备、维护现存设备的动力。

新西兰新闻

又有人炒 要强制投资移民做慈善捐赠

新西兰本文是编译一篇NZHerald发表的文章,是商人Andrew Barnes对于强制投资移民进行慈善捐款的观点,以供参考,不代表任何立场:早在2017年5月,移民局对投资者签证申请程序进行了一次有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