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在超市被怼、不能去接孩子,隔离设施工作者遭


在新西兰


一些在隔离设施工作的护士在超市被怼,被禁止参加孩子的学校会议,被禁止去学校接孩子,有些护士甚至很难得到医生或牙医的常规预约……管理隔离设施的管理人员表示,他们的员工遭遇不公平的对待,压力非常大,一些人因此辞职。

429904446375734

基督城护士长Kerry Winchester说,当一些人知道这些工作人员在隔离实施工作后,他们的态度简直让人震惊。一些护士在超市里被怼,被禁止参加孩子们的学校会议,也被禁止去学校接孩子,有些护士甚至很难得到医生或牙医的常规预约。不止一个员工因压力大而辞职。

“许多员工感到孤立和被羞辱。人们认为我们是一个风险群体,但这根本不是事实。在运行管理隔离设施的时候,我们还没有看到管理隔离工作者在社区传播病毒,所以我对工作流程相当有信心。”

“请善待你认识的那些设在隔离施工作的人,因为每一个致力于管理隔离的机构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防止Covid进入社区。”

在奥克兰Waipuna Hotel隔离点工作的员工,其朋友和家人都不愿意与之见面。 海军中尉Sam Wilson负责管理Waipuna Hotel的隔离。他说,当室友知道他要做的工作时,他们就搬走了。

84764979072106

Sam Wilson说,隔离设施的工作人员需要社区的支持。工作人员也相信,他们遇到的大多数负面反应都是由下意识恐惧引起的。在大多数情况下,当人们更多地了解到设施内发生的事情时,下意识恐惧可以得到缓解。

“是的,这是一个很大的耻辱。但我们有这么多的指导和培训,只要每个人都遵循指导方针,保持距离,隔离设施很容易保持安全。每个工作人员都保持着距离,每个人都穿着合适的个人防护装备。如果有任何单一的违规行为,那么它就会被记录下来,被上报。大多数情况下这不是纪律处分,除非是故意的才会会涉及纪律处分。”

据悉,大多数隔离设施的员工与海外归来者并没有直接接触。大多数回来的人也没有被感染。他们都相信,制定的严格安全规程是彻底的,并得到严格遵守。

Winchester说:“客人有自己的房间。当我们做拭子和健康检查时,我们必须与人接触,但这种接触保持在绝对最低限度。”

“当你担心我们通过管理隔离的人数时,实际上通过这些设施的的确诊数量是非常低的。所以有风险,但风险绝对管理和控制得非常好。”

餐食和其他用品被送到隔离者门口。工作人员离开后,隔离者才会开门。清洁工每隔几个小时就擦拭一次所有道路的表面,所有工作人员都定期使用洗手液。

Winchester说,人们的担心尤其令人沮丧,因为护士们是在疫情出现之前就接受过管理传染病患者的培训和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员。和每一名隔离检疫人员一样,护士们在隔离设施工作是因为他们相信这项工作对保护新西兰安全的重要性。

疫情响应部长部长Chris Hipkins他对这种现象表示担忧,“我非常担心那些在隔离环境中工作或在边境工作的人在社区内感受到了这种负面影响。”

“这些人是我们的民族英雄,他们正全力以赴地保护新西兰的安全,他们为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付出了难以置信的努力。他们都不想为把Covid-19带进社区负责,我们应该尊重他们,应该认识到他们所做的非常有价值的工作。”

Hipkins说,疫苗到达后,政府将确保边境工作人员“排在第一位”的优先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