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澳幼托补贴一涨 收费也跟着涨!到头来家长还是


在澳大利亚 今天凌晨,在珀斯的Wannanup,警方接到报警有人形迹可疑后,击毙了一名男子。 半夜12:20左右,警方发现这名男子持刀在Rod Court。 警方发声明说,警方命令他把刀放下,他不听,还冲 尽管职位增长弱于预期,失业率下降到了5.4%,这是去年11月以来最低的失业率。 5月份失业率从5.6%下降到了5.4%,失业人数减少了26800人至71万4600人。 但是全职职位减少了20600个,而半职


同盟党推出新的幼托补助制度时,家长们省了一大笔钱,但他们很快发现,不时下跌的费用正在吞噬这些好处。

教育部文件显示,将来4年,日托费估计每一年下跌4.1%,远超通货收缩。工党预测,虽然每一年有90亿澳元的补助,但新制度节省上去的钱将在一年内全部耗尽。

从2018年中新制度末尾实行到2020年3季度(有数据可查的比来一个季度),幼托中心收费平均下跌6.1%。同期,家庭日托费用下跌了5%。

但补助所根据的基准时费是随着消费物价指数(CPI)的增长而增长的;而自新制度末尾以来,消费物价指数仅增长了2.7%。

在新的幼托补助实行三个月后,前教育部长泰汉(Dan Tehan)公布声明指出,家长的自付费用比旧的退税制度下平均降落了11.8%。

但到2020年10月,自付费用仅降落3.2%。

支持党早教事务发言人丽斯沃斯(Amanda Rishworth)表示,托儿本钱的上升,加上高支出家庭每一年10,560澳元的补助下限,意味着费用对许多父母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妨碍”。

“这类数据仅仅标明,自付费用的增长速度非常快,对家庭来说非常难以承受,”她说。“我以为在将来6到12个月内,我们必定会发现到头来革新在省钱方面一无所获。”

教育部门发言人表示,九成运用幼托办事的家庭可以报销50%到85%的费用,而补助随物价指数调涨的做法意味着掩盖的费用比例坚持不变。

“自2018年7月推出幼托补助[CCS]以来,儿童保育办事的担当才能失掉了大幅改良。”该发言人说。

教育部长杜吉(Alan Tudge)在圣诞节前接任该职位,目前正在休假。泰汉此前曾表示,71%的家长每小时支付5澳元或更低的费用,相当于日托中心每天只需50澳元。

全澳最昂贵的托儿所集中在悉尼北岸和东郊以及墨尔本的内郊。

来自悉尼北滩女律师达维娜(Davina Borrow-Jones)表示,她3岁的儿子卢卡斯(Lucas)每周上3天日托,不久将添加到4天。

43岁的达维娜和别的一半每天要付130澳元——其中60澳元需求本身承当——送儿子到附近郊区的托儿所。

她的法律事务所专门为创办小企业的母亲提供咨询,她说,在她的伴侣圈和客户群中,托儿费是女性的一大妨碍。

“我曾经本身当老板了,但我有很多伴侣在不同境遇下没法重返职场,由于她们的工资缺少以支付幼托费用。这妨碍了女性重返义务岗位,也妨碍了她们多生孩子。”

工党希望将最高补助程度提高到90%,并为更多家庭提供费用支援。政府国会议员正在制定一项提案,经过扣税将幼托补助扩展到下层和下层边缘的家庭。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