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染头发穿leggings解放天性!留学生:出国后我终于


在澳大利亚


出国后的留学生:“我想把这玩意儿染成紫的”

出国后,我身边的许多同学都做了一件事:染头发,而且专挑「红的蓝的紫的银的」这种“妈见打”色染。

这种留学生集体迷惑行为其实很好解释,因为「再不疯狂我们就来不及了」——一回国,这样的颜色就看不到了。

毕竟,在国外顶着一头紫发上街很正常,但是如果是在国内,不仅会被妈妈打断腿,还会被路人疯狂地用眼神问候:这人别不是个非主流吧。

小韦的梦幻紫发

不止是染出挑的颜色的头发会被路人judge,当我拿着“你有没有在国外穿很正常,但是在国内不敢穿的衣服”这个问题去骚扰身边的留学生朋友时,几乎每个人都能列出几件在箱底吃灰的衣服:

比如,Zora在英国穿的是火热小辣椒,回国就换上了乖乖格子裙。穿衣对比过于人间真实,她说:在国内,穿成图一上街会被当成“奇怪”的人吧。

比如,陈咕咚同学穿着在国外非常常见的legging去公园跑步,她本人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是路人都对她行注目礼:“估计大爷大妈以为我穿秋裤上街吧”。

再比如,旧金山的Ruru提名了一件“土苍苍”的皮衣:我这件衣服在国外被夸过cool,卖这件衣服的vintage店,就是旧金山的嬉皮士文化的遗迹,所以在我心里的认知就是,我是复古不是土。

可是回国我不敢穿,因为怕被当成捡破烂的——'嬉皮士不就是美国捡破烂的吗?'”

“而且我们系主任衬衣下摆是破的,学校里还有男生穿成马里奥,

就让你觉得,艺术家和流浪汉,只有自我认同的不同而已。”说到这里,Ruru感谢了下湾区的土衣土裤给她的穿衣自信。

主页君我本人也有很多crop top,回国后因为会被路人指指点点“露太多”“身材不够好”而束之高阁。

从这些路人的眼光中不难看到,这些超出白瘦幼的或性感、或个性、或新奇的风格,没有那么容易被社会所接受。当然,我不是认为白瘦幼不好看,而是想说,这社会不应该只有白瘦幼一种审美。

随便翻翻手机,就能看到“你能接受的公主抱女生的体重上限是多少”“女生多少斤算胖”这样的问题频频出现在男明星的采访中;“某某女星产后身材依旧火辣”“40岁依旧似少女”的通稿热搜更是满天飞。

这也难怪习惯了女明星永远保持盘靓条顺的网友,在看到巩俐和老公逛街的照片时,会把巩俐“身材走样穿着似大妈”的话题顶上热搜。

也难怪在某综艺节目中,李斯丹妮说父母当初反对自己学街舞时,岳云鹏会自以为幽默地“开玩笑”说,我觉得你不适合跳舞,因为你腿很粗。

而此前吵翻天的热依扎穿衣的话题中,有一条评论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看上去是支持了穿衣自由,但是骨子里还是对女性身材的苛求。

怎么,不够前凸后翘的女生就没资格穿吊带?

诚如脱口秀太后思文说,这社会对女性的要求真的太苛刻了。皮肤要永远保持年轻,身材要永远保持完美,这种审美观像一条沉重的锁链将我们牢牢捆绑。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真正接受,现实生活中不是所有人的身材都会像模特那样完美?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真的不被这种单一的审美眼光所束缚?

       200斤的大码身材也很美

为什么这些在国内不敢穿的衣服,出国后就敢穿了呢?

倒不是到了国外,我们都练出了纤腰丰臀大长腿的“完美身材”,而是因为:就算是胸不够大、肚子上有赘肉,穿这些衣服上街也不会有人随便对你body shame,所以,那些在国内不敢穿的衣服,现在都大胆的买买买。

再奇怪的穿搭都会有人欣赏,至少不会被当成神经病,所以,那些在国内不敢试的风格,现在也放心的穿穿穿。

我们会发现,不一定只有雪白才好看,体重也不一定得是两位数以下才值得被爱,鼻梁塌一点也没关系,有点儿小雀斑也很可爱,因为这就是我,最真实也最独特的我。

我们逐渐明白,一个人的自信来源有很多,被国内媒体无限放大的外貌和身材,其实才是最不重要的那一个。

第一次想通这一点,是在dance association.

和我在国内跳舞时,姑娘们不敢站在第一排的扭捏截然不同,那些站在前排的外国小姐姐,并非个个身材绝佳舞技超群。可她们才不管自己的腿细不细、腰粗不粗、舞跳得好不好,只要快乐,只要享受,就敢往前站。

那天学的舞蹈动作,我早就记不清了,但我永远记得她们脸上那自信的神采,足以让我忽略她的身材而喝彩。

还有很多世俗意义上身材不完美,不够漂亮的女生,自信地活的超漂亮。

就像2020年度美国十大热搜歌手榜单排名第七、拿过格莱美8项提名、BBMAs 10项提名的Lizzo.

她也曾因为身材和非裔的种族问题,受到旁人的语言侮辱和校园霸凌,也曾计算着卡路里度日,被节食减肥折磨的越来越不快乐。

但慢慢她发现,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身材如何,而在于人们本应接受彼此不同的存在,所有人都应该先好好爱自己。

所以我们能看到,即便顶着200斤的大码身材,她也能无所畏惧地穿着连体衣、低胸装,用最自信、张扬的姿态传播自信。

她曾在演唱会上带着观众高呼:“我爱你,你很美,你什么都能做到。”

而我觉得,拿起长笛自信地演奏时的她,真的很美。

就像身高157体重超过200斤的搞笑艺人渡边直美,凭借超大码的可爱与性感,被权威美容网站连续几年封为“年度美人”。

还有我最近pick的辣目洋子。

胖胖的她绝对不符合白瘦幼的审美标准,但是看看她在超新星运动会上自信地跳体操的样子,你能说她不美吗?

出国后我变得更自信了

身边很多朋友在提到留学最大的收获时,会说自己好像变得更自信了。

这种自信不仅仅是穿衣自信、审美自信,还有很多方方面面,由内而外散发的自信。

我想这一方面是因为文化差异:老外真的太爱夸人了。

昨天搭了一只夸张的耳环,他夸你;今天穿了一件不错的T-shirt,他夸你;明天用了新颜色的口红,他夸你。

甚至上厕所时会被隔壁敲隔板,夸鞋子好看;蹲下系鞋带,都有人夸你的内裤颜色好看。

管他老外夸的是真心还是假意,我们就这样一天天地被夸得更自信。

以至于在国内我们被夸赞时,会谦虚地说“哪里哪里”,现在则会毫不犹豫地说“Thanks”.

当我在国外上第一节课时,最直观的感受是“我好像被当成了三岁的宝宝对待”——带我们ELTC课的老师会耐心地听每一学生的问题,鼓励我们“这真不错”“你真棒”,说错了也先夸你说的好的部分,慢慢帮你圆回来。

甚至有天上课时,还带了巧克力奖励问题答的好的同学。

她的夸奖和鼓励时常让我怀疑,这真是研究生的课堂而不是幼儿园吧?当然,也慢慢变得更自信敢说。

另一方面,这种自信源于留学让我们学会了尊重差异,也因此变得更愿意取悦自己,而非迎合大众。

当走出国门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真正地身处一个多元化的环境。

身边的人来自不同的种族、不同的背景和文化,不管是什么看法和观点都是有理由的,慢慢地很多事都见怪不怪了,接受能力和包容性被拉满。

我们的世界被打开了,能看到除了身材外表这些最肤浅的东西外,还有去做义工、打辩论、甚至是做学术这样更值得投入时间和精力的事情。

想明白了这些的我们,也开始真正地思考自己的人生想要做什么,更无所顾忌地去追逐自己内心成长和满足。

所以你要问我留学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说:

我,变得更自信了。


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