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冠疫情让许多澳人损失惨重!但这些赢家却见


在澳大利亚


去年6月,唐尼(Mickayla Downey)和哈迪曼(Matthew Hardiman)萌生了一个计划:搬去和父母同住,省下房租,为他们的首套房产存首付。

随后墨尔本发生了两次封锁,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的储蓄比预期增长得快太多了。

这对刚刚订婚的夫妇很幸运地保住了他们的工作,并拥有稳定的薪水。

在封锁期间的几个月里,他们的支出大幅下降。

“一个周末的旅行可能要花掉你1000澳元,”哈德曼说。“我们没有把这笔钱用于旅行,而是直接存进了储蓄账户。”

而且这些储蓄越滚越多。

26岁的唐尼和29岁的哈德曼估计,由于新冠疫情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存下了3.5万澳元。

到了12月,他们开始在市场上物色他们的第一套房产,他们遇到了很多劲敌。

唐尼说,“房子卖得非常、非常快,所有房产的售价都高于要价。”

这对夫妇在墨尔本外东部的Pakenham购买第一套住房时,最终支付的价格也超过了要价,他们认为这是由于COVID-19造成支出变化的结果。

一般家庭境况更好了

JobKeeper和新冠补贴将于下月结束,许多人都在为金融冲击波做准备。

但也有迹象表明,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许多澳大利亚人的家庭收入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增长。

去年12月,面向首次置业自住业主的新贷款承诺飙升至15,205笔,同比增长60%。

而且不仅仅是房屋大卖,还包括家庭用品、汽车和家庭装修用品。

BIS牛津经济研究院(BIS Oxford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亨特(Sarah Hunter)表示,“普通家庭的境况肯定要好得更多。”

亨特提到了家庭储蓄率,即家庭每月储蓄可支配收入的百分比。

去年6月,在第一波新冠疫情封锁后,这一比例超过了22%,达到6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

目前的这一比例仍接近20%。

她说,“在大流行之前,这一数字在5%左右,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增长。”

当储蓄增加的时候,消费也不会落后。

在巴斯克斯(John Buskes)的案例中,这种支出带来了一个“繁荣时期”。

他在墨尔本郊外Ringwood拥有一家A1 Motorcycles,他最初以为COVID-19会让他的公司倒闭。

“现在没有人会去巴厘岛,也没有人会去雅典,或纽约或巴黎,”他说。“他们肯定决定把这笔钱用在别的地方。”

巴斯克斯在这一行已经干了36年了,他说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像去年7月和8月那样繁荣。

“在销量方面,这是我在这个行业所见过的最好时期,”他说。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