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工党领袖反对总理“上帝支持政治某一方”的说

在澳大利亚


Anthony Albanese 反对总理莫里森在对福音教派的演讲中他是被召唤为上帝工作的声称。

周二这位工党领袖说尽管他“没有意愿对总理的信仰做评论”,但他反对“上帝站在政治某一边的说法”。

Albanese说“对我而言信仰是私人的事。我尊重别人的信仰,但是我们把宗教和政府分开也是很重要的。”

“我不想评论总理的信仰,那是他的事。”

“我认为要把教会和政府分开,这是很重要的。”

“我认为所谓上帝支持政治的某一方的说法并不比某人支持的球队因为有神灵的干预而赢了比赛的说法更显得尊重。"

周一《卫报》报道说莫里森上周在黄金海岸举行的澳洲基督教教会会议上以包括祈祷在内的方式帮助他帮助澳大利亚。

莫里森分享了2019年选战中最后两周他前往新州中部海岸的Ken Duncan画廊前祈求上帝给他指引的故事。

“我必须承认当时我对自己说‘上帝,你在哪,你在哪?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一个提示。”

“在我面前出现了我能想象的一头飞鹰的最大画面,当然还有经文击中我。 我那天得到的讯息是:’斯科特,你要奔跑而不能疲倦,你要行走而不要昏倒,你要像鹰一样张开翅膀,像鹰一样飞翔。”

莫里森还说在他当选当晚,他的牧师给他的建议是:““用上帝交在你手中的力量……做上帝交在你心中的事情”。

这个视频给了人们罕见的洞察莫里森私人的宗教实践,指引他的信仰,以及五旬节运动在澳洲迅速崛起的机会。莫里森说的话和他当选那晚的演讲相呼应,那天他称他的获胜为“奇迹”。

尽管澳人对霍华德,陆克文,艾伯特和特恩布尔的非福音派基督教信仰很熟悉,莫里森是第一个担任总理的五旬节基督徒。

莫里森一直公开讲他的信仰,2019年选战中邀请记者去了教堂。

2020年4月之初出现了他呼吁各州和领地领导人祈祷以及承诺澳洲作为一个国家为上帝服务的视频。

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1/apr/27/anthony-albanese-objects-to-idea-god-is-on-any-political-side-in-response-to-scott-morrison-christian-conference-convention-evangelical-speech

评论
不知道上帝对议会大厦里被强奸被性侵被骚扰的女性有什么说法?

评论

作为一个十多年都选自由党的我,现在看来,必须选工党。工党的很多【bai z uo】政策是要我们的钱,而自由党的白澳加政教合一的政策是要我们的命啊。 华人都醒醒吧。

评论
政教分离的任务很重

评论
信仰支持一个人的工作生活也没错吧,也没请上帝不要支持别人啊。

评论

上帝说:这个,这个.....我要和我内人商量一下才能告诉你。

评论
确实是不能再选自由党了
看看这个魔力森是什么人啊。。。

工党AA这次说得很好
确实政教要分离啊!

评论
“在我面前出现了我能想象的一头飞鹰的最大画面,当然还有经文击中我。 我那天得到的讯息是:’斯科特,你要奔跑而不能疲倦,你要行走而不要昏倒,你要像鹰一样张开翅膀,像鹰一样飞翔。”

莫不群当时输的都出幻觉了,连特么鹰都看见了,特么小短要是就躺床上骂大街就是总理了,中澳关系也不会差成现在这样。

评论
莫总越来越神叨了,真正成了魔力僧

评论
支持AA

评论

他根本就没有在这件事上祈求上帝的指引,因为他根本就不当回事儿,又一个星期了不也还是没有和小希会面嘛。要说他尊重女性那也只是尊重他自己家的女性。明年有女性选民投票给他的都是真爱。

评论

投票给他的女性都是他自家的,全家都是他自家人

评论
自由党就是个反现代化的党。。。

评论
宗教和政治都是只知道通过对人们不断地洗脑来获得利益

评论
下次土澳跟着别人出兵时,要不要说自己是新时代的十字军呢?

评论
应该回击一下:上帝说你这次选举必须的下去了,太次了!!

评论

四海一家,哈哈

评论


有部电影叫《天国王朝》,值得一看,讲的就是十字军,再结合史实,那个时代的穆斯林反倒是更开放、更包容、更值得历史的尊重

评论
变态总理

评论


看过影评了,萨拉丁一代君王。其实宗教都一个样,最好就是keep it to thyself

评论

靠人治,全凭运气,碰上明主好,不是明主坏。可惜明主还是太少。

评论

毛瑞森:“那么人呐,就都不知道(命运),自己就不可以预料。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我绝对不知道我作为一个地产中介和导游兼神棍怎么到堪培拉去了。所以谭宝同志跟我讲话,说‘上帝都决定了,你来当总书记’,我说另请高明吧。我实在……我也不是谦虚,我一个地产中介和导游兼神棍怎么到堪培拉来了呢?但是,谭宝同志讲‘上帝已经研究决定了’,后来我就念了两首诗,叫‘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所以我就到了堪培拉。到了堪培拉我干了这两年也没有什么别的,大概三件事:
一个,确立了澳大利亚价值观;
第二个,把系统性性骚扰和性侵列入了党章;
第三个,就是我们知道的“三个代表”(即代表美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美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美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如果说还有一点什么成绩,就是军队杀人的时候绝对不能拍照录像,这个对军队的命运有很大的关系。还有一九年的夏威夷旅游也是很大的。但这些都是次要的,我主要的我就是三件事情,很惭愧,就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谢谢大家。

评论

同感,当年选联盟党是因为工党乱放难民进来,乱花财政盈余,担心会导致国家陷于贫穷,更多人没有工作,而联盟党至少能让更多人有工作,挣多挣少另计。现在看因为连续三届在台上执政,联邦层面的联盟党这帮人已经彻底被权力腐蚀,改变财赤无力之余大行腐败糜烂之风,还满世界碰瓷挑事,默许甚至暗中鼓励对华人的歧视,说难听点就是已经烂透了。

评论
Agree

评论
政府里面有上帝的话那澳洲和那些穆斯林国家又什么区别,政教分离任务看来在澳洲很急迫

评论

他大概率会说那是上帝指引为其牺牲,不是个事儿。事实上他也确实没有把这个严肃地当回事儿

评论
把宗教扯到政府和国家治理上面来,简直就是一神棍的做法,无论何事,都是借口是神的指引了,他只是follow it

评论
下次大选自由党必须下去,越做越昏头

评论
两大党都宣布下去

极左的绿党 极右的鱼薯党更可怕

评论
这种争吵是要把“无信仰”的华人往沟里带啊。

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