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这些澳人在中国打完了两针疫苗 可现在澳洲却不

在澳大利亚


澳洲女商人汉娜本周预订了她的第二针新冠疫苗——但她打的并不是在澳洲批准使用的疫苗之一。

相反,她将接种中国的科兴(Sinovac)疫苗。

中国制造的疫苗在过去一个月才开始向外国人提供,汉娜通过一个应用程序预订了她的第一针疫苗。

她描述了在上海同仁医院顺利接种疫苗的过程,那里每30分钟能接诊140人。

她说:“整个过程只花了10分钟,从开始到结束。”她补充说,她被要求打完针后坐着观察半小时。

“我感觉大家都很惊讶……因为大家都说在澳洲很难打上疫苗,我如果在澳洲国内,要打疫苗比我在中国难得多。”

汉娜经营着一家专事进口澳洲烈酒品牌的企业。

她说自己在打完针后的几天里只出现了轻微的副作用,如手臂酸痛、疲倦和噁心,她只花了大约20澳元。

然而,她所注射的科兴疫苗在澳洲能否获得承认,还存在不确定性。

“事实上,澳洲可能不承认科兴疫苗,我回国可能还是得隔离。我的意思是,围绕这个问题的政治因素正在失控。”她说。

“最后我可能还得再打一种疫苗,但我得先问问健康专家的建议。”她说。

这不仅仅是中国制造的疫苗面临的问题——其他正在国际上部署的疫苗,如Moderna疫苗、强生(Johnson & Johnson)疫苗和俄罗斯的Sputnik V,都还没有被批准在澳洲使用。

而对于生活在中国的澳洲人和其他外国公民来说,目前也不可能获得辉瑞(Pfizer)或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因为中国还没有批准任何外国疫苗。

「我们对疫苗没有势利眼」

深圳的柏悦酒店(Park Hyatt Hotel)高管希尔德布兰(Peter Hildebrand)说,他很期待接种疫苗,当地政府一对外籍人士开放预约,他马上就报名了。

“坦白说,我并没有主动挑选疫苗,我接种了北京科兴中维的Vero Cell 疫苗。”这是国药集团的两种疫苗之一。

“我们又不是疫苗专家——有什么就打什么。”他说,“对我来说,尽快接种疫苗格外重要,因为我的家人被困在香港,处境艰难。”

尽管希尔德布兰是香港的永久居民,可以轻松赴港——搭乘高铁只要20分钟——但他圣诞节赴港与家人团聚之后回到中国大陆不得不隔离两周。

而他在香港的妻子很快就将接种辉瑞疫苗。

广州的澳洲侨民加里说,他还没有接种新冠疫苗,但他很想接种。

“本来我已经接受了自己要打科兴疫苗这件事,遗憾的是,政府有规定,60岁以上的外籍雇员不能接种。”

他寄希望于圣诞节回澳接种疫苗,但他希望不要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因为担心出现血栓。

他说,如果自己有资格接种科兴或国药的疫苗,明天就会立刻去排队,因为他很担心在没有接种疫苗的情况下旅行,也担心自己不小心传染了年迈的父亲。

WHO将审查两种中国疫苗

在澳洲,药品局(TGA)只批准了两种疫苗——辉瑞和阿斯利康。

然而,两种中国疫苗将接受世卫组织(WHO)的审查。

WHO技术专家将在本周审查国药集团的疫苗,以确定是否可能列入紧急使用名单,而科兴疫苗将于5月3日接受审查。

预计几天后会有决定。

据报道,国药疫苗的有效率为79%,而科兴疫苗从50.4%到83.5%不等。

WHO的指导方针要求有效率达到50%以上。

辉瑞和阿斯利康最近的更新结果表明,其有效率分别为91.3%和76%。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以上内容转载自1688澳洲新闻网,走进澳大利亚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