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留学生流失损失巨大!澳洲高校通过降学费和入

在澳大利亚


一份国际报告显示,与加拿大、美国和英国的大学相比,澳大利亚高校受留学生流失的影响最大。该报告称,国内大学可能会通过降低学费和入学标准来相互挖走学生。

标普全球评级公司(S&P Global Ratings)去年将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和伍伦贡大学(University of Wollongong)的前景展望从正面下调为负面。由于这两所大学严重依赖留学生,标普今年对这两所大学的前景展望更是不看好。

报告称,“我们对整个行业的展望仍是负面的。”

澳大利亚大学经历了灾难性的一年,边境关闭使海外学生无法入境,预算只能大幅削减,员工不得不下岗。

Universities Australia估计,高校行业2019年的价值为370亿澳元,2020年的收入同比下降了18亿澳元(4.9%)。2021年该行业预计将进一步亏损20亿澳元(5.5%)。

报告称,与加拿大、英国和美国相比,澳大利亚大学面临的收入损失比例更大,因为它们对留学生的依赖要严重得多。在大流行之前,超过四分之一的高等教育入学学生来自海外,这一比例高于美国的公立大学。

标准普尔表示,评级的四所本国高校——新南威尔士大学、伍伦贡大学、澳洲国立大学和墨尔本大学——比全国其他学校有更大的能力“安然度过这场风暴”,因为在 COVID-19危机袭来时,这些高校的资产负债表更为稳健。

“它们良好的声誉也意味着,如果学生需求减弱,它们可以调整学费或入学标准,以挤占排名较低高校的学生需求。”

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前校长克雷文(Greg Craven)表示,他对高校领域可能出现“自相残杀”的担忧得到了“评级机构的证实”。

“拥有知名品牌的大学,如那些‘阿迪达斯’大学,可以掠食其它大学。造成这场危机的大学将通过伤害其他学校来摆脱危机。”

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一位女发言人表示,该大学计划在2020年出现3200万澳元的财政赤字,但由于削减开支和裁员,该年度结束时的赤字为1900万澳元。校长雅各布斯(Ian Jacobs)表示,该校的“财政状况”相当良好。

伍伦贡大学发言人表示,尽管多年来财务管理十分谨慎,但仍未能幸免新冠大流行的影响。

墨尔本大学的一名发言人称,该校不计划降低学费或改变留学生的录取标准,去年“由于COVID-19大流行,已经提出了一些拟议的劳动力改革”。

澳洲国立大学的一位发言人则表示,该校是世界上学术水平最高的大学之一,“无意在这方面妥协”。

标普的报告称,继续关闭澳大利亚边境将“延长学费收入的低迷期,并可能迫使大学高管实施另一轮裁员、削减成本、出售资产或举债”。

报告警告说,“未来几年前景不乐观。”

澳中双边关系的恶化可能会加剧这一损失,中国占外国留学生入学人数的39%左右。随着两国陷入贸易争端,“人们担心教育可能是下一个目标”。

报告称,“我们认为,澳中不断升级的争端是一种下行风险,有可能严重加剧疫情的影响。”

虽然2020年对澳大利亚大学来说是动荡的一年,但该报告称,这还可能是“多年动荡的前奏”。

“对澳大利亚的高等教育部门来说,影响可能会持续数年。”

约四分之一的大学员工是临时工,他们更容易被裁员,以帮助支持学校“长期财务生存能力”。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以上内容转载自1688澳洲新闻网,Max说澳洲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