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通胀证明央行判断,澳元盘整,市场一切照旧

在澳大利亚


今天上午(4月28日),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发布了近期经济学家和所有金融从业者最关心的一个数据——澳大利亚全国2021年第一季度的通货膨胀数字,即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澳大利亚本地CPI在今年一季度的增幅远低于市场预期,同时也是连续三个季度出现CPI季度增幅下滑,季度增幅仅为0.6%,年度同比增幅也只有1.1%。

这个数字如此令人关注的原因在于,后疫情时代的澳大利亚经济恢复迅速,本地消费增长明显增长,与此同时存在的极低利率与政府举债进行财政补贴的利好环境,推动资产价格大涨。但也正由于这样的恢复速度,和消费者与商业信心的快速增长,使得不少人开始严重担忧额外宽松的货币与财政政策将更快带来通胀的飙升,并迫使央行更早开始收紧货币政策。

这也一度推动了澳大利亚债券收益率的快速上涨,并造成股市的上涨速度明显放缓,甚至还协助推动了澳元汇率的重新攀升。

但今天发布的通胀数字异常低迷,尤其是澳大利亚央行——澳联储(RBA)惯用的核心通胀年增幅也仅有1.1%,创下了这一数字投入使用以来的最低位。这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澳联储对于澳大利亚经济判断,特别是证明了其在多个场合强调的观点——澳大利亚的通胀目前依然很低,尤其是不少上涨比较厉害的消费品门类是否能持续维持高增速存在着巨大的疑问。

比如我们在此次的数据中看到,排除主要由税收推动的烟草价格之外,增幅最大的消费品主要是医疗服务和用品,以及交通费用——前者和疫情的特殊情况下,医疗资源突然紧张息息相关;后者则主要是由油价近期恢复到正常水平所导致。可见,整体通胀全面上行的情况并没有出现,甚至从趋势上来看,通胀还有放缓的迹象。

正是由于这样远低于预期的数字发布,也令得市场出现了短期波动——最显著的莫过于股市快速上涨,和澳元应声下跌。除此之外,预计今天大家会被大量房产相关人士刷屏,“欢庆”银行极低的贷款利率仍将保持更长时间,房价还要上涨,买房请尽快出手等。

这样的说法有问题吗?当然没有,但如果我们把目光放长远一点来看,一次的CPI数据并不会极大改变澳大利亚的经济环境,更不可能逆转金融市场的一些核心逻辑和趋势。

以澳元汇率为例,CPI公布之后,立刻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跳水,基本把本周以来的涨幅全部回吐。

但仔细看,消息公布后的澳元跌幅仅有0.5%左右(或者是30个基点),重新回到了本周初的水平,跌幅算不上非常大。如果把时间线放长,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澳元在疫情影响探底之后,受本国经济复苏强劲推动下,一路恢复到了0.80以下的位置后,开始进入盘整走势。与这样的大趋势相比,今天澳元30点左右的波动,根本没有动摇进入2021年以来的澳元整体横盘趋势。

与此类似的是澳大利亚股市,只不过走势方向正好相反。受到CPI偏低和澳联储升息遥不可及的判断影响,ASX在数据公布后小幅跳涨约30点出头,涨幅也在0.5%左右,随后就停留在7070点左右直至收盘,也没有完全改变ASX在今年初以来在7000点上下高位盘整的走势,并无法推动ASX突破7100以上的历史高位。

简单来说,市场对这一消息消化速度比较快,引起的短期波动并不足以推动资产价格和金融市场发生质的变化。之所以有这样的结论,最直观的观察是来自债券市场,因为利率预期的变化首先是直接作用到围绕利率展开的债券。

而今日澳大利亚交易最活跃的几种国债价格的变动并不大,尤其是短期的2年期国债收益率基本没有变化,凸显了最为资深的机构投资人(债券市场基本由机构投资者统治,很少由散户和个人参与)对未来利率变动的预期并没有因偏低的通胀而发生大幅度变动。

本质上,从去年底以来,关于未来通胀预期上升,导致债券市场收益率上扬,抑制股市继续快速增长的效应已经非常明显。但这种预期更多是对未来两年甚至三年的推测,而非对6-12个月内就有加息预期——这从澳大利亚三个5年期以上国债收益率在过去一年大涨,而一年期国债收益率反而下跌的表现就已经可见一斑。

因此,笔者这一篇针对通胀数据的分析文题目就叫做:“市场一切照旧“。

笔者的核心判断是:澳大利亚经济依然处于从疫情中恢复过来的早期,政府和央行——特别是央行已经明确表态,目前关注的核心依然是经济下行风险,而不是两三年后才可能出现的真正通胀风险。

基于这样的基础,对于未来澳大利亚金融市场的判断也就显而易见:低利率与经济恢复共行的环境不会立刻发生变化,资产价格在未来两年继续上涨依然是大概率事件;而只要铁矿石能够继续大卖,澳大利亚经济持续走强,那么澳元也将会继续挑战0.80的关口——直至出现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财,混合财经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