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滞留在印度的澳人,家人确诊离世,终日担惊受

在澳大利亚


为照顾在印度年迈的父母,Lavanya Thiruvali Sundararajan离开墨尔本的家,但这是一个让她后悔终生的决定。Sundararajan一家(图片来源:《先驱者太阳报》)据《先驱者太阳报》报道,2019年12月,43岁的Sundararajan和丈夫带着十几岁的孩子从Clyde North搬到德里,当时她并没意识到大流行的逼近。抵达后不到一个月,Sundararajan感染了新冠肺炎,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传染给了住在印度东部孟加拉湾Chennai的76岁母亲和79岁的父亲。Sundararajan的父亲在住院15天后,病毒在2月21日夺走了他的生命。Sundararajan说道:“我为了父母搬回印度,却没有想到会封锁,后来事情有了好转,于是在去年1月探望了父母。”Sundararajan和父亲(图片来源:《先驱者太阳报》)“尽管采取了所有的预防措施,但我和妹妹还是感染了新冠肺炎,并传染给了父母,我的妈妈、妹妹和我都康复了,但很不幸,我的父亲走了,“这位IT工作者继续说道,“这让人无比心碎,我不知道自己能否熬过难关。”随着印度疫情升级,Sundararajan是困在印度的8000多名澳人之一。在德里,由于新冠死亡人数太多,悲伤的家庭无法举行适当的葬礼,火葬场早已不堪重负,家人获准将死者埋在自家后院。在短短一周时间,Sundararajan有3位朋友也失去了父亲。此外,随着德里局势的恶化,Sundararajan一家人被困在了室内,此举给家庭带来巨大的损失,两个孩子无法户外活动,当地商品的必需品严重缺乏,每个州都在努力自食其力。对于澳洲禁止印度航班入境的决定,Sundararajan表示支持,但希望“只是暂时的”,“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决定,否则澳洲也对面对同样的麻烦,希望有一天我还能返回墨尔本的家。”Wadhwani一家(图片来源:《先驱者太阳报》)但Ria Wadhwani担心自己和家人今天将无法重返布里斯班,32岁的她和丈夫在2019年8月辞职搬到印度Pune。他们在那里照顾80岁的公公,并计划两年后回澳。Wadhwani夫妇已买了今年7月回国的阿联酋航空机票,每张花费3000澳元,但却担心计划会被飞行禁令所延误,Ria说道:“这是一个极其令人沮丧的打击,航班已经很有限,而且飞机票极其昂贵。”她透露,现在Pune情况非常糟糕,她担心自己随时会失去亲朋好友,“希望我很快能接种疫苗,7月能够返回澳洲。”滞留在印度的澳人正通过社交媒体寻求帮助,自2020年3月开始,超过1.7万人加入“被困印度的澳人”小组,帖子呼吁澳洲医生在线自发帮助滞留在印度的澳人。此外,该小组还发起请愿,要求当局允许澳人看望海外的父母。(Gina)

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