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疫情余波——阿德唐人街经济复苏缓慢,商铺空

在澳大利亚


Gouger Street的商人们担心,新冠肺炎疫情的复苏将会缓慢。

去年九月,唐人街的商铺空置率为百分之十七左右。餐饮板块小幅反弹,但交易员仍担心最糟糕的情况还没有到来。

Lili与丈夫于2015年在Gouger Street开了一家名为Hot-Spicy Kitchen的餐厅。

这次我们来到Gouger Street,与交易员们讨论本周阿德莱德市(City of Adelaide)在一次委员会会议上发布的一些数据,这些数据我们已经提交给了Lili。

在本周提交给委员会会议的季度报告中,数据显示,2018年6月、2020年9月和2021年4月阿德莱德一些主要零售带的空置率发生了显著变化。

Rundle mall购物中心经历了最温和的波动,2018年6月的空置率为6%,2020年9月的空置率为8.3%,到2021年4月保持不变。

Rundle Street、O’connell和Hutt Street都没有从2020年9月封锁后的空置率恢复,事实上,Rundle Street今年4月的空置率更糟糕,高达14%。

其中Gouger Street空置率波动最大,从2018年6月的6%上升到2020年9月的17%。从2021年4月strip的空置率来看,空置率已回升至13%,但这并不能给Lili带来多少安慰。

我们把数据给Lily看,但她认为情况更可怕。

她表示:“现在绝对比13%的空置率更多、更糟糕。”

“我担心唐人街的发展。你可以从我脸上看出来。我担心我是否有足够的客户来消费,我是否有足够的销售额来支持我开的店铺。

“此外,我还担心没有足够的员工。当边境开放时,我知道很多学生将回到中国,我们不仅失去客户,还将失去员工。”

Lili说,当国际边境开放时,“很多”潜在的人员,比如国际学生,都会回到中国,但她说她现在感觉到了影响。Lili和她的伴侣每周工作七天,以填补人员上的空缺。

“我找不到任何人来帮助我,”她说。

“我所知道关于我的邻居店面,他曾一周开业7天,但是现在不得不关门2天。他们没有足够的员工,我们都有同样的问题。”

积极翻新整修的蒙塔街

空置的店面和座位

市区各主要商业街空置率对比

她说,人们现在对经商的信心普遍也很低。

Lili说:“持续经营的费用相当昂贵。”

“在COVID-19之前,人们一直在这里。但后来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样继续下去不容易。”

今年年初,阿德莱德市公布的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北阿德莱德和CBD企业主对城市经济的未来和他们企业的持续生存能力感到担忧。

Lili和另一位交易员也表示,这种担忧仍然存在。

John Veloudos在Gouger Street拥有Zuma Caffe长达27年,他说这个地区的租金“太高”了。虽然店面空置情况暂时得到了缓解,但他担心,如果市场不回暖,这种趋势可能会进一步恶化。

约翰说:“目前的房租对这里十分有限的客流量来说太高了……但我希望市场能自然持平。”

“(阿德莱德中心)市场的租金一直非常高。他们被要求支付委员会的收入之类的。”

在今年一月份,华埠的工商界就纷纷表示感受到了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经济影响。

*以上内容转载自南澳中文号,风平浪静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澳洲新闻

金融部长 : 2022年底前国境不会开放
澳洲新闻

金融部长 : 2022年底前国境不会开放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警告说国境至少在2022年底前都不太可能开放。 金融部长Simon Birmingham说尽管已经开始推广疫苗,全球爆发和新的变种,比如印度的那样,让全球面临跟以往一样的不确定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