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为什么华人新移民很少选择定居在澳洲的这类郊

在澳大利亚


位于墨尔本东南部55公里的弗兰克斯顿(Frankston)是大墨尔本都市圈中的一个远郊市。弗兰克斯顿在尼平高速公路(Nepean Highway)靠海湾的一边,是前往莫宁顿半岛(Mornington Peninsula)的途径之地。

越南华裔老板周大卫(David Chau)在这里经营红参酒家已超过14年 。

                                               

“这个餐馆让我觉得有安全感,顾客也给了我很多的支持,”周大卫说。

“当我们在为餐馆选址时,弗兰克斯顿还在发展之中,而且还滨海,我们希望复制我们另一家滨海餐馆的成功经验。

“结果我们成功了。”

在尼平高速公路的另一边,来自中国广州的两姐弟邹青和邹强也开了一家自助餐厅FoodStar。

                                               

“我觉得在弗兰克斯顿,人的心态很平和,大家也很友好,”邹青说。

“这里的环境也好,靠海边,我先生也爱钓鱼,再加上我先生原先在这里打工的餐馆要出售,我们从前一个老板那里买下了生意,”她说,弟弟在几年后开始和她一起经营。

“这里的顾客非常友好,我们有一些顾客,在疫情期间不停打电话给我,问我们什么时候开门,他们说一开门他们就会过来支持我。”

贫富分化明显 缺乏文化多元性?

尽管这两家中餐馆相距不到一公里,但他们所面对的是不太一样的顾客群体。

滨海的一边,南弗兰克斯顿的房屋中位价接近90万澳元,而另一边北弗兰克斯顿的房屋中位价几乎是对面的一半。

尼平高速公路将弗兰克斯顿宛如一道分水岭,两边判若一贫一富两个世界。

两家餐馆的老板都表示,这个地区的顾客大多为母语是英语的欧裔澳大利亚人。

根据上一次人口普查数字显示,在弗兰克斯顿的13.4万居民中,绝大多数居民来自于欧裔背景。出生在英国、爱尔兰、苏格兰及澳大利亚的人口占当地总人口八成以上。

                                               

墨尔本大学人口学家彼得·麦克唐纳教授(Peter MacDonald)说,弗兰克斯顿属于不吸引非英国背景移民的两类地区中的一种。

“一种是拥有老房子的底层、中产阶级地区,我认为弗兰克斯顿就是属于这一种,”他说,类似的地区还有新州的萨瑟兰郡(Sutherland shire)和悉尼的中央海岸(Central Coast)。

“[他们]在这些地区可能感到不太受欢迎。

“还有一种就是上流阶层的地区,在墨尔本就像Kew, Hawthorn、South Yarra和Toorak这样的区,这里可能是因为房价过高,居住在那里可能太过昂贵。”

                                               

新移民为什么止步弗兰克斯顿?

出生在澳大利亚,去年曾参加弗兰克斯顿地方市议会选举的王华冠(Banson Wong)原本和移民自香港的父母住在华人聚集的北博士山(Box Hill North)。后来,他因为工作关系搬到了东南区,并被这里的低房价吸引,于2012年搬入了北弗兰克斯顿。

                                               

“刚搬到这里时,我对这里毫不了解,但当你在这里定居下来了,我现在觉得在这里比东区更加方便舒服,”王华冠说。

他认为,弗兰克斯顿面对的是就业机会少、经济有待振兴的严峻局面。他说这也是为什么他去年出来竞选市议员的主要原因。

“[隔壁市]丹迪农(Dandenong)有着传统工业中心的标签,克兰本(Cranbourne),尤其是东克兰本有着较低价格的新房。弗兰克斯顿已经颇具规模了,二手房较多。因此,新移民认为定居这里不太理想。”

与此同时,当地咨询智囊机构大弗兰克斯顿委员会(Committee for Greater Frankston)也十分关注当地的就业机会匮乏问题。

该组织在官网透露,每100名弗兰克斯顿居民在当地只能获得少于31个就业机会,公交车程60分钟的范围内只能接触到大墨尔本都会区10%的就业市场,即使是开车45分钟的范围内,这一比例最高只能达到30%。

该委员会成员、移民自斯里兰卡的乌帕利·德·席尔瓦(Upali De Silva)说,由于新冠疫情的缘故,弗兰克斯顿出现了100多间空置店铺以及办公楼,使当地的就业前景更加渺茫。

                                               

“我们要鼓励高科技公司在这里落户,鼓励人们创立新型生意。我知道[弗兰克斯顿]医院在不断壮大之中,这的确会增加专业人士,” 席尔瓦说。

“[人气聚集了]就会给弗兰克斯顿市中心的咖啡厅和餐馆业带来生气。”

随着新冠疫情逐渐缓解,席尔瓦说,人们的居住特点逐渐显露出搬离市中心的趋势。因此,他认为弗兰克斯顿市中心需要建设更多的公寓,将城铁线路延展到Baxter,从而带活当地经济。

王华冠也举双手赞同,他说:“最不好的就是成为城铁的终点站。你应该成为城铁线路的中间站。因为这会带来双向的乘客。”

“另外,我们要考虑通勤时间,而不是通勤距离。

“如果将弗兰克斯顿到墨尔本市中心的通勤时间缩短到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这也将大大改变弗兰克斯顿偏远的现状,成为大都市圈社区的一部分。”

澳洲梦驱使部分移民居住在远郊

麦克唐纳教授说,华人和印度人作为维州两大非英语背景的移民,都有自己的澳洲梦——拥有一块700多平米的地,住进有前后花园的别墅,享受澳大利亚人的休闲生活。

“印度移民很看重这一点。他们希望购买这种类型的房子,”他说。

“他们会到北部、东南部远郊购房。

“但是华人手中有更多的钱,因此会选择[靠近市中心的]中产阶级区域,而不是选择在远郊买房。

                                               

“那里有着更好的公共交通。他们有的会买了旧房,推倒重建。”

FoodStar老板娘邹青一家在弗兰克斯顿居住了将近20年。她说,近些年来,她看到越来越多的亚裔人士搬到弗兰克斯顿,特别是来自诸如菲律宾等国的东南亚移民。

“我想主要是这里的环境和房价都吸引人们来这里定居,”邹青说。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以上内容转载自土澳的生活,AllaboutAUS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澳洲新闻

澳洲新闻

印度返澳航班中一半乘客染疫无法登机

澳大利亚据9号台报导,原定于乘坐第一架遣返航班从印度起飞,返回澳洲的150名乘客中,近一半人由于COVID-19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不被允许登机。 今天澳洲解除对印度的旅行禁令后,第一架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