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首席医疗官没有建议对印度返澳者处以罚款和坐

在澳大利亚


联邦首席医疗官说卫生当局并没有建议政府对那些违反临时禁令从印度返回澳洲的人处以罚款甚至坐牢。

但是凯利教授支持对酒店隔离中的阳性病例数做点什么。

周六上午卫生部长亨特宣布“暂停”过去14 天去过印度的人入境澳洲。

不遵守《生物安全法》下的紧急措施可招致被罚款66000澳元或五年刑期。

让想要从印度回家变成刑事犯罪的举措遭到了广泛批评,此举被指为种族歧视和以及过于严苛,反对者指出在美国疫情最高峰时政府也没有实施旅行禁令。

周一上午澳洲的首席医疗官说没有提出罚款或坐牢的建议,因为这些处罚已经包括在法律中。

他告诉澳广电台:“没有给出关于罚款或坐牢的建议,那不过是生物安全法运作的方式。”

“我们的建议是由于病毒入侵的风险,需要对进入酒店隔离系统的病例数做点什么。”

凯利教授说旅行禁令是需要的,因为回国旅客在隔离中的阳性率在疫情中第二次超过了2%。首次高峰出现在六周前从PNG回来的旅客中。

目前约有9000名澳人和外交部登记想要从印度返回,其中650人被分类为弱势人群。

周日外长佩恩为政府的政策辩护,说“这完全基于首席医疗官的建议。”

“他的建议触发了生物安全法的运作。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临时举措。我们绝对认可目前在印度的非常非常困难的处境,绝对认可。”

收紧延续直至5月15日的旅行禁令发生于两名澳洲板球运动员从卡塔尔绕道从印度回澳之后。

内阁部长Alan Tudge告诉9号台说:“我们让隔离系统喘口气,这样我们能确保它们是安全的,感染不会蔓延到澳洲社区。"

印度每天录得约40万新增病例,但是实际数字可能更高。


https://www.sbs.com.au/news/chief-medical-officer-says-he-didn-t-advise-fines-jail-terms-for-australians-returning-from-india

评论
政府是越来越离谱了,不让进国门就算了,还要坐牢,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评论
开始甩锅模式。。

评论
这种惩罚措施,肯定轮不到医疗官来制定吧。

评论

从官面上说,这个事情的逻辑顺序是这样的:

1. 医疗官提出医疗方面的警告

2. 医疗警告给了政府援引“生物安全法”的理由

3. 生物安全法的现有条款中说如果有违反相关禁令的,最高刑罚是监禁和罚款

所以从官面上来说监禁和罚款并不是“新”的惩罚手段,而是现有的生物安全法的条款。



评论
闹大了还不是因为美国疫情也很严重,不罚美国爹
后面的请继续甩锅,见怪不怪了

评论
潜台词隔离措施有漏洞,社区扩散风险高,治愈性低比率,medicare 应付不了,损失10K人民 还是损失25M人民.

评论
去圣诞岛, 一切费用由海外归来者支付,隔离期从2周扩大到3周.罚款和坐牢就有点过分了.

评论
看看莫不群的纳粹嘴脸,暴露无遗

评论

根据《卫生安全法》可以设定多大限度的处罚或惩罚?也不能无限制吧?如果已有对于非法入境的法律,是否有必要额外设定加重处罚,另外对于防疫控制的程度是否也应该有限度,除了卫生安全方面的要求,人权社会伦理其它方面同样也很重要,否则政府公权力借由防疫就可能滥用职权侵犯公民权力。
对于抗疫,公民也应该有一定程度上的选择权力和防疫义务,不应该把所有责任推给政府。尤其像澳洲这样的小政府。

评论
应该关闭所有国际航班,以示公平。

评论
也许政府有内部未公开的数据,这次印度的爆发史无前例,一旦有个别人突破封锁,澳洲目前的设施根本无法应付,否则不会扬言要送去坐牢的。这肯定会招致口诛笔伐,而且极有可能是违宪的。

评论
很有意思,医疗官说没有建议这样做,那一直说坚持听从卫生建议的联邦政府就不会有坐牢的说法,可新闻又是从哪里来的消息

评论
搞中国时间大把大把的有,制定点人性化的政策,太麻烦,直接罚款坐牢。

评论
Face the fact, we are a racist country

评论

整个事情的重点不在此,而在你提到的“相关禁令”,这是针对澳洲公民居住地的禁令,堪称前所未有,也是会造成这么大的国际影响的本质原因。

评论


To be accurate, our country has racism. In fact, All country has racism!
天天在这里下定义毫无意义。
真正重要的如何应对!如何改变!

评论

People said Australia is a very friendly racist country.

评论

真正重要的如何应对!如何改变!

This is the second step. Another fact is apparently the leading coalition doesn't think they are racists.

评论


我不这样认为,他们是这样说,为了应对某些场面,但心里并不这样想。
所以应对并不是第二步,就是我们现在马上每天就应该做的事情。
除非为了嘴炮消磨时间,否则没必要和政客说的话掰字眼斗嘴。
每一个人未必可以马上影响法规,但起码可以在自己的社区中起到一点点作用。

评论
所以真上庭,是经不起推敲的

评论
以前常听到一句话,以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
不知这算不算?

我不站队,因为没有办法证明这个措施对还是不对。
根据量子力学,政府可以这样,也可以那样,只有政府采取了一种措施,两种可能才坍塌到一种上。
这就是薛定谔的锚。

别太认真,政府应该知道太多我们不知道的信息。




评论

It's common the racists don't think they are racists.

Of course we need these people showing off enough racism before we can fight back. It takes time, as long as hundreds of years. However for Indian and Chinese Aussies, we are lucky that we will have the chance to fight back within a year during the federal election.

评论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自认是种族歧视者么?

我来告诉你答案,每一个人都是(包括种族)歧视的受害者,同时也是(包括种族)歧视的加害者。

定义一个国家是种族歧视国家,和承认一个国家有种族歧视问题,是正视这个歧视问题的负面和正面两种不同的情绪。

fight back是被动的,还有更主动的更正面的方式可以用,就是对自己、家庭和社区的正面教育和影响。

评论
在澳洲这种原因坐牢实在是无法实现的,就不用争论了,法官看你们说话都觉得是笑话
本来高风险区回来的就应该在偏远地区隔离,圣诞岛是个好选择,另外申请回去参加婚礼的侨民最低优先级,一年内不能回来

评论

Why would you like to apply a certain mood onto a definition? The fact we are a racist country is based on our laws, our history and the executive decisions made by our leaders, including this most recent one.

评论


按你说的逻辑,你给我举例一个不是种族歧视的国家试试?如果所有国家都是,那这个定义就毫无意义,而且否认了国家内部一切官方的民间的对抗种族歧视的努力。而承认国家内部有种族歧视,则是在不否认正面努力的情况下,唤醒大家正视自身还没有解决的问题。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表达社会问题的语言的语法逻辑。

最后再次问一句,你自认是种族歧视者么?如果你也许在一些时候也做过一些种族主义的事情或言论,即便没有太多伤害被造成,是否也可以定义你为一个种族主义者?

如果你自认不是,那么是否仍然可以用你自己那句 ‘种族主义者从来不承认自己是种族主义者’ 来定义你呢?

评论
政府高官们甩得一手好锅,我等星斗小民佩服得五体投地

评论

主要是澄清一下

之后因为恶法出了什么幺蛾子也别赖医疗官

评论

This is why I didn't answer your question, if it can be called a question.

Because you always win within your own perfect logic and would never take in anything.

澳洲新闻

金融部长 : 2022年底前国境不会开放
澳洲新闻

金融部长 : 2022年底前国境不会开放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警告说国境至少在2022年底前都不太可能开放。 金融部长Simon Birmingham说尽管已经开始推广疫苗,全球爆发和新的变种,比如印度的那样,让全球面临跟以往一样的不确定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