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Jobseeker缩水,澳一家人靠偷食物生存!每天只吃

在澳大利亚


据澳洲七号台报道,墨尔本一名三个孩子的单亲母亲称,自从上个月她的Jobseeker补贴被削减后,她“过着农民般的生活”,甚至不得不为了家人去偷食物。44岁的Narelle住在墨尔本东南区Pakenham,她说自己在2017年9月得过两次中风,这让她终身残疾,无法工作。此前,她一直依赖于Jobseeker补贴,上个月初,该福利被大幅削减,使得她每周的收入减少了150澳元。报道称,在付完房租、煤气、水费、Wi-Fi、电话费和汽油等支出后,Narelle每两周只剩下20澳元用来购买食物。她得靠这笔钱来养活自己和18岁的女儿,后者也住在家中。Narelle和小女儿(图片来源:七号台,为尊重隐私,七号台原图已打码)“有时候你不得不做你必须做的事,”她告诉七号台:“我不想那样做,我不想养成偷食物吃的习惯。”但随着女儿正从厌食症中康复,她觉得自己别无选择。她说:“看到女儿这么瘦,无法给她水果和蔬菜吃,我感到压力很大。”“我甚至去不起商店买她需要的东西。”Narelle的女儿刚从高中毕业,从16岁开始就患有厌食症,目前体重只有36公斤。Narelle的小女儿(图片来源:七号台)偷东西“让我感到惭愧”上个月,Narelle在当地的一家杂货店被发现偷食物和必需品。她说:“我只拿了一些食物——香蕉、牛奶、面包——还有洗涤剂、洗发水和护发素。”杂货店在警告她后,不再追究。她说:“我真的觉得很惭愧,太丢人了,很尴尬。”Narelle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养活自己和苦苦挣扎中的女儿。为了省钱,Narelle每天只吃一顿饭:一个甜甜圈。Narelle每天只吃一个甜甜圈(图片来源:七号台)她说:“我一天只吃一个甜甜圈,自从中风以来,我每天喝三、四杯咖啡,有时喝六杯。”她只从7-11买1澳元的咖啡——其他的咖啡都太贵了。从7-11买1澳元的咖啡(图片来源:七号台)“有时吃面条,要么吃烤豆,要么不吃,”她补充到。“现在橱柜里已经空空如也了。”报道称,Narelle目前只剩下120澳元的存款。她18岁的女儿也申请了一些福利金,她们每个月从她的前伴侣那得到50澳元作为孩子的抚养费。然而,Narelle认为这远远不够。今年1月,她申请了残疾人福利金(disability support pension),如果成功能为她提供更多的经济帮助。社工鼓励她去申请,因为他们觉得她符合条件。“我的大脑出了点问题”自从中风后,Narelle就患上了失语症,由于大脑神经受损,有时她说话都很困难。她说:“我曾经是自己最好的拥护者,现在我觉得我的声音被夺走了,我的大脑出了点问题。”Narelle还有两个女儿,一个26岁,一个24岁,但她们没有能力在经济上帮助她。她说,中风后,她自己和三个女儿的生活“永远地改变了”。“我的生活在一夜之间彻底改变了,我觉得自己只是在苟延残喘。”Narelle和小女儿(图片来源:七号台,为尊重隐私,七号台原图已打码)她还被诊断出患有抑郁症、焦虑症和高血压。尽管如此,她的残疾人福利金申请在3月份被拒。Narelle说,她现在特别困苦,因为在Jobseeker补贴被削减之前,她已经逐渐习惯了这些补助金。她说:“在疫情期间,政府让每个靠Centrelink福利金的人都感受到了生活的滋味。”“我可以为紧急情况、度假、修车等等存钱。”Narelle表示,她以前从来没有度假过,她的小女儿也是如此。她说:“我在疫情期间能攒下了4000澳元,能凑合过。”“疫情来了,我就像其他人一样成为了社会的一部分。”“我的收入从每两周350澳元涨到了885澳元,差别很大,而现在我只能拿到330澳元。”“政府怎么能这样,给人一种很受重视的感觉,或是一些可持续生活的曙光,然后拿走了所有的钱,让我们重新像农民一样生活。”政府回应澳洲社会服务部(Services Australia)总经理Hank Jongen告诉七号台,残疾人福利金的明确标准意味着他们无法帮助Narelle。他说:“我们理解Narelle和她的家人面临的极其困难的处境。”“我们不能讨论个别例子,但我们已经联系了Narelle,确保她得到了所有可用的支持。”“我们认识到医疗状况可能对人们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然而,我们没有任何自由裁量权,可以在立法规定的明确标准之外发放福利金。”“我们鼓励任何遇到经济困难的人联系我们,我们有社工和专业人员来帮助处于弱势或复杂情况的人。”(Alan)

澳洲新闻

金融部长 : 2022年底前国境不会开放
澳洲新闻

金融部长 : 2022年底前国境不会开放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警告说国境至少在2022年底前都不太可能开放。 金融部长Simon Birmingham说尽管已经开始推广疫苗,全球爆发和新的变种,比如印度的那样,让全球面临跟以往一样的不确定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