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德尔塔造成新州百人死亡

在澳大利亚


Sitthixay Ditthavong的父亲去世已经24天了,他仍然还沉浸在没有说再见的痛苦中。

“他是老挝社区的支柱,他的人生影响了无数人。”

同时还有老年痴呆症的Kat Ditthavong,在医院里一周无法见访客,直到他的妻子在他死之前一天给医院写了一封信,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儿子说:“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感染了Covid第二天就要死的时候他怎么想,我想起来就觉得害怕,他也无法获得家人的支持。”



自从6月16日新州东区发现第一例德尔塔病例以来,已经有100人死亡。

80岁的Kat Ditthavong是第五例和利物浦医院群发有关的死亡,他在该院治疗和Covid无关的疾病时感染了病毒。

他的家人通过视频电话和他告别。

而住在堪培拉的儿子则无法回到悉尼参与那个视频电话。

“有100个人死了,但是我知道我父亲是为数不多的有清晰面目的死者之一。”

很多过去2个月里死去的人的身份没有被披露,以下是其中一些人的故事。




迄今为止有11例死亡和利物浦医院的群发有关。

Shakir Saleh Rishoodia 是1999年来到澳洲的伊拉克难民,他在利物浦医院感染病毒后死在了那里。

和Ditthavong先生一样,他因为身体状况不佳,咨询了医生后没有打疫苗。

近年来他和女儿一起发起了一个组织,支持隔绝中的曼迪安社区。

但是在多年的社会工作后,他在感染了病毒后孤独而混淆地死去。

在他死前一天,他女儿和他道别。“他爱唱歌,所以我为他唱了歌。”



38岁没有基础疾病的巴西籍女性7月死于Covid,震惊了悉尼。

会计学生Midori Takara在Royal Prince Alfred医院去世。

当时悉尼疫情一共死了八个人。

她的伴侣和家人通过视频电话告别。

Takara女士的朋友 Ferreira Batista在社交媒体上致意,说她“很棒的朋友”不仅是一个Covid数据,而是一个“有着梦想和愿望的女性”。



新州有数名Covid 病人是死在家里而非医院里。

27岁的伊拉克难民 Aude Alaskar死在和妻子同住的位于 Warwick Farm的一个公寓里。

他们几个月前刚结婚。

Alaskar是新州最年轻的Covid死者,感染后在家隔离13天后死亡。

他是一个积极锻炼的年轻人,热爱踢足球。

亲戚们说工作是叉车司机的Alaskar没有基础疾病。



三个孩子的母亲Ianeta Isaako上周被发现倒在西悉尼Emerton的家中失去知觉。

当时她是新州第75个Covid死者。

家人说验尸官判定她的死因是肺炎。



57岁的Saeeda Akoobi Joujo Shuka死在家中。她有两个双胞胎儿子,儿子们的工作是搬家工人。

7月份警察起诉两个儿子违反公共卫生令。

据称两兄弟及第三名男子从悉尼前往新州的中西部,但是其中一人已经被告知他是阳性。

Roni在社交媒体上说:“妈妈,我的爱,你是我的生命,你而不是我们离去了。”



30多岁的William Orule是新晋律师,他是悉尼南苏丹社区的知名成员。

这位有四个孩子的感染了Covid 的父亲8月20日在家中独自死去。

他是澳洲赤道国家社区协会的前主席,5月刚宣誓成为高等法院的律师。

他的叔叔称这位移民是努力工作专注的人。

“他从无到有建起了他的人生,他2003年作为无陪伴的未成年人从南苏丹带来澳洲。”

“他专心读书,学习英语,上了大学,同时努力工作挣生活费。"

当病毒传到地区城镇后,本周Dubbo一名男子成为首个死于Covid的原住民。

这名男子50多岁,没有打过疫苗,有基础疾病,死在了Dubbo基地医院。

Dubbo离悉尼有5个小时的车程,有400多个病例,成为新州地区的疫情中心。

而 Sitthixay Ditthavong在参加了父亲的葬礼后,将要结束在堪培拉家中的隔离。

每天11点他都准时收看新州新闻发布会。

”我感到其他家庭的痛苦,他们不知道他们会经历我经受的痛苦。我们在谈论自由,但是人们不会喜欢即将到来的死亡人数,我们应该尽全力避免那样的数字。”


http://www.abc.net.au/news/2021-09-01/nsw-records-100-covid-19-deaths-since-delta-outbreak/100423064


评论
RIP

评论
愿他们安息

评论
跟女州长每日喜笑颜开的宣布接种比例形成鲜明对比

评论
RIP

评论
第一位老挝老人我记得看过其他报道,他是前老挝外交官,会说5种还是6种语言

评论
我好悲傷

评论
RIP
院内感染,真不应该啊

评论
澳洲是个多民族多种族的移民国家

评论
rip

评论
RIP, 本应该活鲜鲜的生命,现在在格格巫眼中,这些只是数字,远不及她每天新闻发布会的fashion show更让她concern

评论
这种新闻魔力僧和格格巫装作没看到,他们的心已经坚不可摧了

评论
RIP

评论
对州长他们只是个很小的数字,寒心

评论
可怜,每一个数字后面都是一条生命和家人无法弥补的伤痛。

评论
热恋中的她对此并不在意

评论
新州有数名Covid 病人是死在家里而非医院里。希望全面放开死亡率不要太高。

评论
为什么不深挖一点,看看他们是什么原因没有打疫苗

没有指责谁的意思,就是要让政府知道哪里没有做好让他们没有及时接种

这其中大部分60岁以上的人是从二月份就可以接种的

评论
RIP

评论
如果仔细读的话,就会发现第一第二位老人,都是因为健康原因,医生不建议打疫苗
视而不见就没办法了

评论
RIP

评论
RIP
看着好难受

评论
愿安息。冷冰冰的格格巫会说so what 接着就会说好消息是多少人打了疫苗,扯着莫总逼着干净的州开边界,同时说着风凉话早晚和新洲一样blablabla.........

评论
那位苏丹律师太可惜啦,一生的奋斗努力,一路上行,却被病毒打败

评论
看到每天州长都喜气洋洋的发言只嚷嚷着提她的疫苗接种,轻轻带过死亡数据就感觉到政府对普通民众那森森的漠视的态度。。。。。

评论

看到她那张喜笑颜开的丑陋的巫婆脸,真想给她一个耳光。

也是服了澳洲的公务员体系,可以因为一瓶红酒而辞职,严重渎职却可以稳居其位。

评论
RIP

评论
曾经就有人说过,从印度撤侨回来,政府不好好隔离的话,就是拿澳洲境内的人命去换,果然…比一命抵一命更糟。

评论
RIP...

评论
看到这些,超级悲伤!女洲长对得起这些过世者和他们的家人吗?

评论
作孽啊 受不了 接下去还要死更多 眼睁看着人死去 真的是罪孽深重啊

评论
时代的一粒沙 落在每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

评论
在某些同学和政客的眼里 , 100 个和 1000 个死亡都只是数字 , 但是自粉韭菜就是没有想过如此下去他们也有机会成为数字中的一个 , 即使打完疫苗 , 看看以色列和英国就知道了  。。。。。。。。。。。

评论

据说有个心理学的说法,任何坏的事务达到一定数量级以后,人的接受度就会大大提高,也许有人在等这个数量级

评论
RIP,他们都不是冷冰冰的数字

评论
过于肥胖+基础病 都是高危人群。

评论
都很不幸!不过那两个搬家工人的故事是怎么一回事?!

评论

这个没错 , 现在每天在 1 千左右已经在讨论拐点了 , 对比七月初的几十例大家的态度 。 但是如果新增病例压不下去 , 医疗系统被击穿导致死亡人数大幅上升时 , 再看看民众的接受程度吧 。

评论
那位30多岁的苏丹律师真是惨,来的时候10多岁一个英文不识,积极上进求学,都进入高等法院做律师了,死于covid,想想都很窝囊

评论

所以死一批人已经是避免不了了,至少在现有联邦思维下,做好自我保护吧,病毒不挑人

评论

现在只能打好疫苗 , 只求多福吧 。 等到选举时再用好自己的选票。

评论
但很多人认为澳洲经济暂缓是不能接受,GDP远远大于这些人的生命,死的少是人,死的的多就是数字了

评论
唉,本来是可以尽量避免的,对格州长就是个数字,她每天精心打扮笑得开心,他人却已失去了一切!

评论

能投一票是一票

评论
唉难受Rip

评论
RIP

评论
rip
彻底结束后 在某个小公园立个碑啥的。。。悼念一下这个改变人们生活事件,和去世的人们,哪怕只是个数字。

评论

只会越来越多
直到每个人都变成没有一张脸的统计数字

评论
RIP
逝者安息

评论
RIP

评论
早就知道新冠要死人的.

评论

记者啊,记者啊,天天说副作用

评论
每个死亡数据背后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评论
最可怕的,目前大多数都是移民。。。身为移民的我不禁联想,是不是如此他们才不重视。

评论


评论
同情

评论
那位从无到有的律师令人悲伤
这世道,好人不长命,作奸犯科却活好好的

大概关家里太久,很容易忧伤

评论
RIP

评论

是啊,先不说能力大小,这个新州州长态度就不对,既不积极抗疫,也不同情因此去世的人及家属,每天就是化妆,披红戴绿地轻描淡写地说说话,三句话不离疫苗,表情是越来越欢快。唉,真心后悔当初选举时投了她的票。能够感受他们亲人和朋友的心痛

评论
坚持开放国境的人,必须要对因delta失去的所有人和所有被感染的儿童以及因强制疫苗而失去生命失去健康的人负全责!!!

评论

辱女了!
就她没理智。

不,她不是没有理智。她是没有同情心,没有责任心,将心交换给了恶魔。

不过版面上有些自由党员也有相似性,就是深浅的问题。

评论
RIP

评论

我封嘴了,可实在忍不住才骂一句

评论
在rip之前,请晚上去找州长谈谈

评论
如果是州长的至亲,不知道她还会不会每天理直气壮

评论
感謝分享

评论
可以起诉政府不?所有家属一起。

评论
苏丹律师应该是好不容易读完法学院(有四个孩子,估计半工半读),修完了实习天数,刚刚注册成为执业律师/solicitor。
太惨了,看了太难过了。

评论

同感。难民过来吃了这么多苦当上律师,一下子毁于病毒,留下四个小孩子真可怜。急不可待与毒共存啊,格格看过来啊。罪过罪过。

评论
lady格格简直是,唉。 她还说自己没有水晶球,看来真是个lady格格。

评论
rip

评论
Stupid的格格巫新州州长,两个月可以把大好的形势弄得全国一团糟,每天看到电视上的她在讲开放开放,让亲人们相聚,想吐。开放吧,看有多少无辜人死去,死去亲人的痛苦比相聚来比,哪个大。傻逼,自己管不住了就开始让大家都开放。

评论
现在只能自求多福了,老 巫 婆没人性

评论
看留言觉得我们俨然身在大陆,只要做的稍微不好,就成了什么新州州长之类的了。
完全不管Delta如何控制。维州,新西兰从第一例开始就lockdown,现在如何了?
论坛热点
移民局官网更新“留学生回澳计划路线”,返澳再次提上日程!(组图)
截至今天,澳洲完全接种疫苗的比例为43.2%,接种了第一剂的比例为68.5%。新州完全接种的比例为46.5%,接种第一剂的比例为78.8%。移民局官网更新“留学生回澳计划路线”
神秘!澳洲顶级私校收到了百年来最大捐款,而捐款人竟是...(组图)
疫情当下,很多学校因为长期封锁关闭,不得不削减开支甚至是裁员。然而,就在这么艰难的时期,一位慈善家Peter Henry Greenham却宣布为他的母校墨尔本百年精英私校Wesley
澳洲宝妈耗费数月,精心自制床垫去污喷剂!仅用3种配料,保证每家都奏效
一旦家里的床垫脏了,妈妈们就十分头疼,因为又厚又重的床垫清洁起来,实在是太麻烦了。澳洲有一位宝妈为了解决这一难题,耗费了数月,自制了一款去污喷剂,保证这种
28岁澳洲男子“棒式”撑体长达9.5小时,练习不到1年打破金氏世界纪录!(图)
许多人透过棒式(Plank)训练核心肌群,却不知道这项运动也有金氏世界纪录。不仅如此,澳洲28岁男子斯卡利(Daniel Scali)于8月更以9小时30分钟1秒的惊人成绩打破了先前纪
最新!澳移民部长公布入籍优惠政策,多类人群居住限制放宽(组图)
入籍最新消息近期,各州的疫苗接种率稳步上升,11月底澳洲又将推出疫苗护照,圣诞节前国境有望开放。随着限制放宽,各类与留学移民相关的政策陆续推出。疫情之后各州和地

澳洲新闻

澳洲新闻

昆州四岁女孩测出Covid阳性

澳大利亚昆州Logan一家托儿所一名四岁女孩测试出Covid-19阳性。 女孩周二和周三去了 Mount Warren Park 的 The Boulevard Early Learning Centre托儿所。 该所也用于Windaroo 公立学校学生的课后照料(after school ...

澳洲新闻

莫里森正走向中国的死胡同:基廷

澳大利亚前总理保罗·基廷指责莫里森政府无谓地挑衅中国,放弃外交政策独立,成为美国的“谄媚追随者”,“肆无忌惮地将澳大利亚带入战略死胡同”。 在澳大利亚和美国纪念澳新美联盟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