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高层会议释放信号,“一鲸落,万物生”的闹剧,该告一段落了

在澳大利亚澳洲新闻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丨张明扬

昨天,一条消息引爆了市场情绪。

全国政协在北京召开“推动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专题协商会。

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会上指出:支持平台经济、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支持数字企业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市,以开放促竞争,以竞争促创新。

“支持平台经济、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这本是常识,却需要监管层一遍又一遍的强调和重复,似乎不如此不能安定市场情绪和人心。

▲广州航拍(图/图虫创意)

当然,在这个时代,“常识”正在舆论场中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所谓社会缺乏“共识”,就是各阶层各群体缺乏可以共享的“常识”,哪怕是最起码的。

在前一段“吴晓波留言区事件”中,很多人就先是惊奇继而沮丧地发现: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一系列“常识”被一些年轻人弃若敝履,比如市场经济、比如民营经济的地位,甚至还有私人产权。

01

在这一连串的“常识崩溃”中,我最不可思议的还是私人产权。

私人产权说大了是所谓的“私有产权”,是一些年轻人一听就“炸毛”的概念,似乎自己当下生活的一切不如意境遇都是私有产权造成的,靠一张“均富卡”或“均贫卡”就可以一键解决问题。

但私人产权往小里说就是我们每个人的“个人财产权”,我三岁时就知道我的开裆裤只能是我的开裆裤,我的玩具枪别人不可以来抢,这么基础的“常识”,一个三岁小孩都应该知道,谁料却在这个时代突然成为了争议性问题,真是活久见。

当然,你只要把这个正在网上发帖攻讦私人产权的年轻人手机“抢过来”,他就会大喊“你凭什么抢我的东西,还讲不讲法律了!”哦,原来,你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别人的私人财产就可以予取予夺。

所谓私人产权的争议,在我看来基本都集中于“我的私人财产是我的,但你的不是你的”之上,这样一种并不精致的“梁山式”利己主义,其实在中国历史上并不新鲜,现在借由一种“反资本反私人产权”的貌似高大上话语体系摇身一变,还是无法改变其浅陋粗鄙的前现代本质。

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公是客观存在的,但所谓分配更多是一个“增量问题”,而不是“存量问题”;产权是一个不容侵犯的根本性法律问题,而分配改革是一个“技术性”问题。

说白了,只有“你的是你的”,才能保障“我的是我的”。这样的常识并没有什么高级的,但都是前人在筚路蓝缕和苦难绝境中摸索出来的,教训大于经验,过来人冷暖自知,未经历者岂能轻浮视之?

这种轻浮是一种漠视历史遗忘历史,是将前人的摸索与磨难视为无物。在这些人看来,经济繁荣、世事安稳、“我的财产”都是理所当然的,在互联网上喊几句偏激的口号,就是他们脑海中的一场社会实验,不,或许就是一场没有代价的电脑游戏,侥幸赢了就是“赢麻了”,输了就重启游戏再来一局好了。

游戏玩砸了可以重启,但真实世界被搞砸了就是几代人的“Game Over”。

02

在舆论场上被漠视被无视的常识有很多,有些键盘激进主义者最喜欢的操作是“搞对立”:互联网经济和实体经济、互联网创新和基础科学创新、市场领先和垄断,民营经济和国有经济、市场和国家、资本价值和劳动价值、老板和员工、996和劳动者的尊严、上一代既得利益者和年轻一代“受损者”……

在这样被刻意制造、操纵和渲染的价值对立中,互联网世界中充斥了莫名的极化和冲突。

这些被制造出来的“对立”很多都缺乏起码的事实依据和理论支撑,全凭情绪人为建构。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喷涌而出的“对立”有极强的情感操纵能力,极易在对生活的年轻人中引发共情和“同仇敌忾”。

图/图虫创意

这两年,在互联网和年轻人中很流行一句话:一鲸落,万物生。这是一个看似很有东方式人生哲理的“格言”,将海洋中的生存逻辑推而广之至真实的经济世界。

“一鲸落,万物生”图穷匕现的意思是:互联网大厂或民营大企业的衰落不仅不是国家和民众的损失,而且在这种资源的再分配中,普通民众和中小企业都可以“分得一杯羹”。

前一段,我在“独角鲸工作坊”中正好看到一段可以互相印证的留言:

“什么是民营经济,千千万的中小实业企业、服务企业才是民营经济。站他们,还是站互联网巨头,是两种根本不同的价值取向”。

这话说得挺诚挚,留言者似乎也不反对民营经济,算是反资本群体中的“温和派”吧。但在这段与“一鲸落,万物生”价值内核高度一致的留言中我们可以看出,作为一种新的“对立”,(民营)大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对立正在舆论场中加速形成。

在这种话语体系中,互联网巨头和大型民营企业都被开除出“民营经济”的行列了。

我在这里无意做什么经济理论探讨,毕竟,西方经济学和那么多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恐怕都很难想到在真实世界中会出现这样的争议和对立。

在这里我只谈现象,再简单举几个例子。请注意,我没有用“事实”这个词,毕竟,在这个时代,事实与真相也和常识一起“分裂”了,我很难确定我认为的事实也为他人如此认定。

这其中一个最重要的现象是,在这一轮的经济周期中,互联网大厂和大型民营企业,与中小企业的盛衰几乎同频。

我再说得直白一点。几年前,当互联网大厂如日中天时,也是国内中小企业日子过得最好的时候。这两年,当互联网大厂和其他大型民营企业都遭遇低潮期之时,中小企业的日子是更好还是更差了?

▲疫情期间的城市(图/视觉中国)

但凡你不是一个杠精,对正经新闻有基本的搜索能力,你应该就会承认:这两年,也是国内中小企业艰难求存的低潮期。

在新闻和社交媒体中,充斥了中小企业举步维艰的信息,满满是“救”中小企业的呼吁,就连政府为了缓解中小企业经营困难的政策都不知道出了多少。

说好的“一鲸落,万物生”呢?说好的互联网大厂不行了,中小企业可以分一杯羹呢?

03

大型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共享同一个经济周期,共享同一个市场经济,共享同一片天空,共享政策冷暖,共享同一种“经济常识”。

更何况,在低潮期,很多互联网大厂面临的是裁员瘦身和市值打折,而中小企业面临的是破产清盘。这哪里是“一鲸落,万物生”,这是“一鲸伤,万物死”吧。

“一鲸落,万物生”拥趸者或许认为这是特例,但这哪里是什么特例呢?

我只想告诉大家这样几件事。

和海洋生态一样,真实经济是一个严丝合缝的产业链,大企业与中小企业与其说是对立,不如说是产业链上的共享共生关系。

图/网络

在上海封控期间,上海一地的一些汽车配件企业无法正常生产,就影响了长三角乃至整个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如果大型企业陡然因为市场经济以外的原因衰落了,与之在同一产业链的中小企业又怎么可能不被殃及池鱼。

在互联网大厂最兴盛的时候,他们可以对大量新创中小企业进行天使投资。而这一年来,当互联网大厂家里都没有余粮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正在烧钱和培育阶段的新创企业一片哀嚎,他们可能在成长最关键的时刻因为缺一笔钱而中道夭折。

哪怕是被很多人诟病的收购,收购好不好不要问我们这些外人,要去问创业者,他们的创业创新动力之一就是被大企业斥巨资收购,没有了这个可能性,很多创业和创新的原动力就被封堵了。

对创业者造成更大的心理冲击的是以上说到的“产权之争”。如果大企业因为做大了,其市场地位和产权就受到了舆论场中的各种合法性质疑,那么,创业者和中小企业者还有什么盼头?

试问,哪个创业者和中小企业主没有做大的想法?如果企业做大了之后就如那位留言者所说“被开除出民营企业”,甚至遭遇产权争议,那么,这位创业者的理性选择恐怕是彻底收摊早点变现吧?连大企业都在舆论场中感到瑟瑟发抖,那么更加弱小的中小企业不是更感到前途无望?

哪里有什么“一鲸落,万物生”,这都是外人和好事者的呓语和狂想罢了。偏激的好事者想到的哪里是什么中小民营企业的福祉,他们只是拿中小企业说事,来作为攻讦大型民营企业和互联网大厂的工具罢了。

在真实世界中,只有“一鲸落,万物寂灭”,只有整个社会创业情绪的低迷与冰冻。

到那时,他们用来攻击大厂的手机也不是自己的了,到那时,他们或许才知道私人产权意味着什么。


澳洲中文论坛热点
墨尔本小男孩划船误入深山老林,失望时忽然想得手表的一个功用!救了两条人命!
比来,维州警方在民间网站盛赞了一名13岁的机灵小男孩。在一次荒野救援中,这位小敌人奇妙地用本人的手表帮忙搜救人员拯救了被困深山的两人。这名男孩是一名皮划艇手,
“全澳最丑城市”、咖啡文明被高估...墨尔本哪些中央让人不满?快看看推特网友怎么吐
糊口在墨尔本的澳洲人在一篇搞笑的推特帖子中分享了他们的观念,纷纭吐槽起这座城市让他们不满意之处。据《逐日邮报》报导,推特用户David Mejia-Canales发帖提出了这样
我天!澳洲大叔砍了几十颗树,居然被定罪!被罚大几万!这下哭瞎了!
澳洲是一个十分重视环保的国度,相干的法律法规得多,比来,澳洲一个农场主就由于砍了几十棵树,不只被定罪,还收到大几万的罚款!这位农场主名叫Dean Zordan,他损坏
澳内城公寓超要价$50多万成交,百年仓库革新而成,卖家夫妇“十分满意”(组图)
昨天(4月10日),墨尔本内北区Brunswick一栋仓库革新屋的成交额远超预期,比要价高出逾50万澳元。据RealEstate4月10日报导,卖家具有Barkly St 2/393号这套住宅14年。房
同伙亵服中藏800万毒品出境!澳亚裔女参预贩毒被判7年,上诉“喊冤”被采纳
墨尔本一位亚裔毒贩被判入狱最少7年,她还自称是“Richmond女王”运送毒品的“士兵”,其减刑请求被法庭回绝。Thi Thuy Tam Tran抵赖犯有贩毒罪,2018年底,她被抓到在墨

中文新闻,澳洲经济,时事,华人论坛动态,悉尼本地消息,墨尔本,珀斯,布里斯班,澳洲新闻,澳大利亚华人网,澳洲华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