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新西兰囚犯过的很惨 狱监都不好意思说在那儿干


在新西兰


一名曾经在监狱工作过的人说,他为曾经在惩教署工作过而感到羞愧。

在Waikeria监狱爆发骚乱之后,新西兰监狱里囚犯的待遇问题浮出水面。

十六名囚犯控制了Waikeria监狱顶层,抗议对他们的不人道待遇。

毛利党联合领导人Rawiri Waititi进场并这群抗议囚犯交谈之后,骚乱才得以结束。

在霍克湾地区监狱工作了六年的Mike Rowntree说,Waikeria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不足为奇。

他说:“在Waikeria,情况很复杂,各种不同的帮派。”

“我对他们的所做所为感到非常生气,但是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爬上屋顶并将其烧毁”。

“你想一下,住在一座建于1911年的寒冷混凝土建筑中,喝着棕色的水,吃着乱七八糟的食物,夏天太热了,冬天太冷了,一天24小时都被关起来,换谁都受不了。”

首席监察员Ombudsman Peter Boshier此前曾表示,他的调查并未发现饮用水的质量像囚犯所描述的那样糟糕,也没有收到任何其他类似投诉。

惩戒署的人员此前还表示,尽管一些抗议者告诉媒体,他们缺乏基本物资,但惩戒署并未收到这个监狱的囚犯的正式投诉。

Rowntree一直担任监狱的教育导师和干预协调员,直到去年9月离职。他说,在监狱的工作对他造成重大精神伤害。他不得不离开监狱。

他说,虽然大多数监狱工作人员都是善良而富有同情心的人,但也有一些人不是。

“有的人享受别人的痛苦,幸灾乐祸。

“我和监狱长谈过话,监狱长说如果她能解雇20%到30%的工作人员,她会,但是公共服务协会和惩教工会是超级,超级强大。

Rowntree还说,员工之间的欺凌很普遍。

“当我尝试鼓励囚犯去申请艺术奖学金时,我有一名高级PCO(首席惩教官)就威胁要打我”。

Rowntree认为新西兰的监狱系统是“不人道”。

“这是一个非常不人道的系统。我为在那里工作感到羞愧。

“有一个惩教官告诉我,如果我能将这些人(囚犯)带上飞机到30,000英尺的高度并将它们放下,我会这么做的。

“我的经理曾经说过,他们只需要一个不错的4x2的圆头。

他说,狱警把囚犯的投诉扔进垃圾箱的事情并不罕见。

惩教署对此还没有做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