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自称参加政治运动被迫害,华男在澳申请庇护被


在澳大利亚 禁止1万元以上现金交易的法案将在议会通过。 尽管引发了两大政党内部的分歧,禁止1万元以上现金交易,并对违规者判刑2年的法案将在联邦议会通过。 莫里森政府即将获得工党的支持 购买新车是件大事,没人愿意被抢钱,但是如何才能躲过各种诡计和陷阱,不花冤枉钱呢? 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开发了一款新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可以帮助消费者找到真


本日澳洲App针对在澳华人相关法庭判例,延续发布系列报道(点击检查早先专题报道 >>)。

本次关注的案例,系一位台湾女子滞留澳洲后,以“怕被国民党优待逮捕”为由要求难民庇护签。但澳洲官方调查结论却显示,其理由可信度很低,并以此拒签。

参与抗议自愿害?收逮捕要挟?

2014年1月,台湾女子蔡某(化名)持打工度假签来澳。2015年1月前往台湾探亲,一个月后,他再次持打工度假签抵达澳洲。

签证到期前的2015年12月21日,蔡某向澳洲官方递交了庇护签证要求,要求以难民身份居留。

本日澳洲App获得的法庭案卷显示,蔡某告知澳洲官方,之所以要求难民签,是由于担忧回台湾后,会因政治异议被捕。

“我是‘太阳花’先生运动的一员,参与过示威活动,”蔡某在自述中告知澳洲政府,“在2015年1月回到台湾时,当局正告我不要支持政府,不然将被逮捕。”

“我如今分开台湾就是由于这一点。现任政府(记者注:即2015年底时的国民党马英九政府)意图让民众置信和中国大陆的办事贸易协议将有益于经济,”他的陈说中这么写到,“但我不这么觉得,我以为马英九政权是为了把台湾的资源和义务机遇出卖给大陆。”

ea2a114fc71c1195957270b95f0082ff-600x400.jpg,0

“太阳花运动”现场图(图片来源:网络)

“我和伴侣们参与了被称作‘太阳花运动’的先生运动,抗议国民党没有逐条审查服贸协议的条款,”自述中称,“我妈妈担忧我参与示威,就逼我离开澳大利亚。我在台湾的伴侣们参与了2015年4月的示威活动。许多人被防暴警察打伤,最好的伴侣也被逮捕。”

蔡某自称,他于2015年1月回到台湾,随后收到了政府官员的正告,勒令他不要示威,不然将被捕。而他最好的伴侣也被不断监视着。“我被正告吓坏了,因而于2015年2月前往澳大利亚。我的政治观念让我没方法回台湾。”蔡某在自述中说。

“工夫太久,我记不起来了”

在审核了蔡某提供的材料并进行调查后,移民仲裁庭认可了蔡某来自台湾这一基身手实。但是,却对他的其他一切理由均提出了质疑。

“要求人表示本身在台南的屏东长大,父亲早逝,家中有母亲和兄弟姐妹。成绩在于,要求人是否是需求担忧分开澳大利亚回到台湾后会遭到优待,有无本色性的证据证明这一点,”案卷中记载着仲裁官如此说道,“他第一次来澳大利亚是在2014年1月,持义务假期签证。他在2015年1月前往台湾,待了大约一个月,然后宣称本身是太阳花先生运动的一员。”

仲裁庭发现,台湾的宪法保证其民众享有“言论自在和和平抗议的权益”,包罗“言论、教学、写作和出版自在”(第11条)和“集会和结社自在”(第14条)。”

仲裁庭调研后得知,“太阳花运动”发生在2014年。“当年3月18日,一群年轻的大先生打破警方的路障,强行占据了台湾台北的行政院,抗议事前的国民党政府试图在不进一步审议争议颇多的两岸办事贸易协议(CSSTA)的状况下进行投票,”仲裁官在判决书中写道,“3月30日,该运动组织了一场吸引了约35万人的集会,在此当前,官方做出了妥协,该运动随即在抗议末尾24天后,即2014年4月10日颁布发表闭幕。”

仲裁庭得知,在2015年,别的一场先生运动冲击了台湾“教育部”,以阻击以中国大陆为中心的高中社会历史教科书指南的实行。

仲裁庭发现,随后于2016年下台的蔡英文民进党政权做出的第一个政治决议,就是撤销对参与“2014年太阳花运动”的126名活动人士的指控。

仲裁官在判决书中写道,“‘太阳花运动’是一个政治事情,而不是一个纯洁的法律事情,它该当尽能够被安然平静地处置,以尽能够添加抵触。’民进党时任台湾总理林全这么说。”

微信截图_20200916102119.png,0

蔡英文等绿营大佬参与太阳花运动(图片来源:网络)

“相应的,在听证会上,要求人表示,他由于本身的政治观念与政府不同而分开台湾,那是在2014年1月,”仲裁官称,“他置信政府会把台湾卖给中国大陆,所以他末尾参与‘太阳花’的集会,要求取消服贸协议。当他被问起是否是他创立了‘太阳花运动’时,他说‘不’,并表示本身是参与者之一。”

庭审案卷记载着庭上仲裁官和蔡某之间的一段对话。

仲裁官首先讯问蔡某“太阳花运动”发生的工夫,蔡某答称工夫过去太久,曾经想不起来了。仲裁官随后问道“太阳花运动”做了哪些事,蔡某表示,先生们以为(台湾)政府正在向中国出卖信息,所以他们要抗议。当被问及先生们是如何抗议时,蔡某先是无言以对,随后又说道“人们举着很多牌子在台北游行”。

但是,他没法回答游行详细发生在甚么时分,也记不得本身是在抗议后多久才到澳大利亚的了。

他还告知法庭,本身收到过政府的正告,要求他收手,不然会被以为是反政府份子。别的,他补充道,在游行中有很多人受伤,他的一个好伴侣也被警察打伤了。

“运动发起时你人在澳洲”

仲裁庭搜集到的证据显示,“太阳花运动”发生在2014年3月,但要求人在2014年1月就曾经离开了澳大利亚,因而仲裁官难以理解人在澳大利亚的他是如何参与该运动的。对此,他回答说,有伴侣参与其中,并告知他发生了甚么,这让他真的很惧怕。

微信截图_20200916101545.png,12

本案案卷节选(图片来自:澳大利亚移民仲裁庭)

仲裁庭随后表示,先生占据台湾立法机构发生在2014年3月至4月,时期没有暴力抵触,而随后继任的民进党政府也坚持了对126名被逮捕的先生的指控。对此,要求人回答说,不断惧怕回台湾,因而不清楚那里目前的形势。

仲裁官随后讯问蔡某,假如他惧怕回台湾,为甚么会在2015年1月回去。对此,蔡某答曰,由于他事前确切想回去,并且他回台后收到了政府和警察的正告,要求他不要抗议,不然就会逮捕他。

仲裁官对此表示质疑,并指出当“太阳花运动”发生时,蔡某人曾经在澳洲了。蔡某答曰,本身还在台湾的时分,花了很多工夫和伴侣们讨论“做这件事”,并且他的很多伴侣参与了2015年4月的示威活动。

仲裁官当场指出,占据政府机构的事情发生在2014年3月和4月,而不是2015年4月。“我是指2014年。”蔡某随即表示。

仲裁庭随后讯问蔡某,既然政府曾经换届,并由“越发自在”的民进党执政,他对回到台湾还有甚么顾忌时,他表示本身很担忧,由于不必定本身会失掉甚么样的对待。法庭随后表示,民进党政府曾经坚持起诉126名涉案先生,也公布了和解声明,没有任何迹象标明他们正在追讨“太阳花”的成员,而蔡某乃至不是126名面临指控的人之一。

蔡某回答说,他真的很惧怕,不知道政府是否是会再次起诉。

仲裁庭在综合了各方证据、信息及要求人的表述后,毕竟于2020年5月作出了判决。

maxresdefault.jpg,0

澳洲法庭听证会表示图,非本案听证现场 (图片来源:网络)

“庭上发现要求人的证据模糊不清。他没有表示出对‘太阳花运动’的良好理解。信息标明,该运动发生于2014年,而事前要求人在澳大利亚,因而仲裁庭不承受他任何关于曾参与过示威的说法。”判决书记载,“别的,庭上不承受他的好伴侣被当局逮捕和监视,也不承受要求人在2015年1月回到台湾时,政府官员正告他不要对政府示威,不然他将被逮捕。据此,庭上决议不授予要求人庇护签证。”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记者发稿前不久,台北市地方法院15日作出判决,就“太阳花”学运时期有民众因突击台湾“行政院”而被警方驱离致伤一案,判处台湾地域前指导人马英九、时任“行政院长”江宜桦、时任“警政署长”王卓钧、时任“中正一分局长”方仰宁等人无罪。

欢迎添加记者微信 todaybro 爆料,或致函 [email protected] 提供信息。

(记者 杨文理 )

爆料 综合.jpeg,0

转载出处链接:http://www.china2au.com/html/aozhouxinwen/20200916/6884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