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BBC:中国抵制澳洲进口不果 “杀鸡儆猴”效果成

在澳大利亚


本文转载自BBC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关系随着一连串政治纷争变得紧张,中方从去年开始针对澳洲不同进口货物加征关税、征收保证金等惩罚性措施,至今已经差不多一年。BBC中文翻查过去一年两国的贸易数字,发现双边贸易量大减,但许多澳洲出口商成功找到替代市场,确保出口量仍能保持平稳。另一方面,中国为了填补减少澳洲进口后留下的缺口,改从其他国家采购,当中不少都是与澳洲友好的国家,更不乏“五眼联盟”的成员。例如,中国对澳洲的大麦加征关税后,改为大量从加拿大购买大麦。加拿大政府的数字显示去年七月今年3月期间,中国从加拿大进口大麦的价值增加了五倍。加拿大与澳洲都是“五眼联盟”的成员,多次就香港、新疆等议题批评北京政府,令加中关系紧张。澳洲方面,即使出口到中国的大麦数量减少,整体出口量仍然保持平稳,主要是因为将原本预计出售到中国的大麦转售到其他国家,抵销了失去中国市场的影响。除了大麦,中国还针对澳洲出口的牛肉、煤炭、棉花等货物采取惩罚性措施,但影响同样轻微。除了澳洲,中国也针对美国大豆、台湾凤梨等进行抵制行动。但分析人士形容,中国针对澳洲货品的贸易抵制行动是“十分失败”,对其他国家也不会有“杀鸡儆猴”的效果。替代市场中国对澳洲进口的大麦实施关税,令澳洲出口到中国的大麦数量急跌,但对其他国家的出口量上升,令总出口量比实施关税前还要多。中国和澳洲在2015年签订自由贸易协议,豁免双方进出口的关税。但两国关系近年变差,澳洲多次批评北京政府处理香港示威浪潮、新疆人权议题的手法,又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就新冠肺炎疫情进行独立调查,引起中方不满,贸易摩擦接踵而来。中国和澳洲这轮贸易角力始于去年5月,中国商务部以抗衡澳洲政府对国内农民的补贴为由,向澳洲进口的大麦征收6.9%的“反补贴税率”。受措施影响,澳洲向中国出口的大麦以美元计算, 从去年4月的约值1.3亿,在一个月内减半至6400万美元,当月向全球大麦总出口量更下跌至原本的40%,但之后慢慢回升,到今年2月总出口量回升至价值约1.9亿美元的大麦,比中国实施关税前还要多。其他被中国加征进口关税的货品也有类似的情况。例如去年10月有报道指中国的棉厂被要求停止采购澳洲棉花,中国进口澳洲棉花的数量随即从10月高峰、价值约3400万美元,下跌至今年1月的约64万美元。但澳洲外交与贸易部的数字显示,虽然整体出口量在10至1月有所下跌,至2月已经回升。其中2月对印尼的棉花出口量比1月上升五倍。除了棉花和大麦,中国当局据报去年也针对澳洲牛肉采取措施,暂停从四家澳洲牛肉生产商进口牛肉,令澳洲出口到中国的牛肉价值从5月的1.8亿美元,下跌至今年1月时最低的约7200万美元,但至2月时已经回升至约9850万美元。澳洲去年牛肉整体出口的数字不断下降,但这是因为当地畜牧业受旱灾影响,影响牛群数量。而翻查澳洲政府提供的数字,澳洲对日本、韩国和美国等主要出口市场也出现类似下跌。煤炭也是受影响的其中一种货物,中国政府据报去年10月要求进口商不要购买澳洲煤炭,令澳洲出口到中国的煤炭量,从去年5月约值11亿美元的高峰,下跌到2月份的2200万美元,但向日本、印度和韩国的出口量就增加,令总出口量保持平稳。转买加拿大、美国货物中国和加拿大的关系因为华为高管孟晚舟的事件变得紧张,但中国近月不断增加从加拿大采购货物,填补澳洲货留下的空缺。中澳发生贸易纠纷的同时,中国也不断增加从其他国家进口货物,填补因澳洲货物进口下降导致的缺口,当中不乏从“五眼联盟”或其他与澳洲友好国家采购的货物。中国海关总署的数字显示虽然从澳洲进口的棉花减少,但从美国、巴西和印度的进口量增多,单是1月就分别从美国和印度进口价值超过2.7亿和约8900万美元的棉花,两者都是近年最多。中国也大幅增加从“五眼联盟”另一名成员加拿大进口大麦。中国过去两年一向是当地大麦的最大买家,但平均只占加拿大大麦总出口量约70%。中国去年5月开始向澳洲大麦加征关税后,就逐渐开始增加从加拿大进口大麦。加拿大政府的数字显示,至今年2月,加拿大出口的大麦,超过90%都是运送到中国。除了大麦,中国近月也成为了加拿大煤炭最大的买家,购买量在去年9月至今年2月期间增加了四倍,加拿大统计局最新的数字显示,中国在2月从当地购买了价值约1.27亿美元的煤炭,占总出口价值约40%。牛肉方面,巴西和阿根廷继续是中国的牛肉最大供应国,但新西兰和美国等地进口中国的牛肉近月都不断增加。其中3月从新西兰进口的牛肉更达总值约1.2亿美元,差不多是2月的两倍。中国对部份国内十分有需求的澳洲进口货物并没有作任何惩罚性措施,例如铁矿,这些货物从澳洲到中国的出口量都保持平稳。澳洲政府的数据显示,对中国出口的铁矿在2020年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减少,但3月已经开始出现反弹,至12月更达顶峰,出口铁矿的总量价值约79亿美元。部份行业仍然受影响然而,中国的措施并不是完全没有影响,其中澳洲葡萄酒管理局(Wine Australia)的数字显示,中国商务部去年11月要求澳洲红酒进口商支付保证金后,向中国出口的红酒价值随即从10月出口价值约1.5亿美元的高峰,下跌至12月不足1000万美元,连带澳洲红酒整体出口也下跌。部份酒庄成功将红酒转售至英国、美国等市场,但业内仍然有声音指一些小型的澳洲葡萄酒商十分依赖中国市场,它们短期内发展中国以外的市场并不容易。澳洲葡萄与葡萄酒协会(Australian Grape and Wine)行政总裁巴塔林(Tony Battaglene)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澳洲酒庄即将完成一年采收,加上中国政府的措施,真正的压力会在未来六至八个月浮现。另外,中国去年11月开始针对从澳洲的龙虾实施进口限制,澳洲渔业协会(Seafood Industry Australia)之后呼吁当地消费者多购买本地出产的龙虾,令当地渔业生意在圣诞期间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0%,填补了部份缺口,但这个趋势能否持续仍然是问题。“雷声大雨点小”中国外交部多次指出,这些征关税和保证金等措施都是正常检疫或贸易调查的一部份。但外界质疑,这些举动都与近期中澳紧张关系有关。虽然如此,澳洲仍然没有因而改变对华的强硬立场。澳洲外长佩恩(Marise Payne)早前更引用新通过的《外交安排政策法》(Foreign Arrangements Scheme),取消当地维多利亚州与中国签署的“一带一路”计划的两份协议,引发中方不满。而另一方面,澳洲就指控中国尝试透过代理人,向不同政党作政治捐款,企图干预澳洲内政,同样被中方否认。澳洲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 国际经济计划首席经济师拉贾(Roland Rajah ) 形容,中国进行的是“颇明显的经济威逼行为”,但撰文形容行动没有令澳洲经济带来太大冲击,形容是“雷声大雨点小”。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解释,澳洲行业受影响不同,但都成功找到替代的出口市场,中国的一系列贸易措施没有实际成功改变澳洲的任何政策,反而令澳洲的对华立场变得强硬,也无法对其他国家产生“杀鸡儆猴”的效果。本文转载自BBC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