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澳女亲手杀死双胞胎女儿,不用坐牢还受法律保

在澳大利亚


8年前,墨尔本发生一起惨绝人寰的谋杀事件。一对双胞胎女儿中的一个死亡,另一个终身残疾。多年来,她们的父亲一直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因为杀人凶手不是别人,正是双胞胎们母亲。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位母亲杀害自己的亲生女儿,不仅没有为此付出代价,甚至没有在监狱里待哪怕一天。母亲谋杀自己的双胞胎女儿8年前的Anzac Day,对于墨尔本的Paul Terlato来说是噩梦般的一天。在全澳欢庆的时候,他小小的家庭却一夕之间支离破碎。两个可爱的双胞胎女儿当时才刚刚出生几个星期,还没来得及感知世界的美好就在这一天遭受了暴力袭击。女儿Alicia在袭击中,头骨、胳膊、腿和锁骨严重骨折...她的姐妹Amanda在袭击中直接死亡,当时她才只有8个月大。而更让父亲Paul无法接受的是,这个丧心病狂的凶手不是别人。正是她们的母亲Tina Terlato ,在怀胎十月把她们带来这世上之后,她又在位于墨尔本郊区的家中对她们进行致命地殴打。Paul痛苦的表示,他的“另一个女儿”或许还是一种解脱,因为即便Alicia在医生的抢救下幸存,Paul也被告知:她再也不能行走,再也不能开口,再也不能看见这个世界。法庭甚至明令禁止在家中谈论他妻子和孩子们的名字,这使整个家庭都陷入了痛苦的沉默。“产后抑郁症”助她逃脱刑罚Tina Terlato在当时就被指控谋杀,蓄意杀害女儿Amanda。她也承认了一项杀婴罪和另一项蓄意伤害罪。然而令人无法理解的是:法院仅仅判处了她12个月社区矫正她甚至不用进哪怕一天监狱就轻易回归了正常生活...尽管Paul一家试图阻止但她甚至每周都能来看Alicia和她的大儿子Luke。相反,Amanda的时间永远停滞,小小的Alicia还要带着一身伤,饱受磨难的长大。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法庭被告知她患有产后抑郁症。在判决中,维多利亚最高法院法官Bernard Bongiorno将她的精神健康问题列为决定性因素。Bongiorno法官说:“虽然Amanda的致命伤害和Alicia毁灭性伤害的确切机制很难确定,但很明显,这些伤害是由一位母亲造成的。这位母亲在情感和心理上都经受了巨大的折磨。“她的道德责任…要么不存在,要么低到可以忽略不计。”也就是说,因为Tina严重的产后抑郁,她殴打女儿最后导致孩子离世的行为竟然没有道德责任。这也就是为什么直到今天,Tina在社会中依然过着正常的生活,而Alicia甚至不能有自己的名字和身份。每当Paul看着Alicia的时候,他就为她可爱的小女孩感到不公,因为攻击她的人至今没有付出代价。他说,我们对所谓的司法体系感到失望……想想看,你可以轻易夺走一个人的生命,然后只用接受仅仅12个月的社区矫正令就轻松揭过。8年来都只能是“婴儿N”法院还出于对有精神障碍的Tina的保护,发出禁令禁止Paul他们提及Alicia的名字。她存活下来的故事在这8年内也都禁止被提及。直到现在禁止令期满,她们才被允许公开她们的故事。这意味着过去八年她甚至没有姓名,只有一个冷冰冰的代号“婴儿N”。同样的,解除禁制令也意味着Amada的死亡也终于可以大白于天下。这个可怜的孩子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必须按照禁制令隐藏起来,所以她几乎就像从没有存在过一样。Paul说:“现在我终于可以替她说话了,‘虽然我现在只有两个孩子,但我将永远是三个孩子的父亲。’“禁止令期满这天,是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长期以来,Paul就一直想讲述自己的故事,想要让全世界知道他勇敢的女孩经历了什么!并主张重新评估杀婴法。Alicia的姨妈说:“8年来我们已经经历了最高法院、儿童法院和家庭法院,这几乎像是我们的一项全职工作。他们之所以如此坚持,除了想为两个小女孩讨回公道,也是因为她们的母亲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悔意。姨妈Michelle说:“这是伤害我们最深的事情之一,她从来没有,从来没有接受她所做的事情,并为此承担责任……她只会一味责怪其他人。“她从来没有转过身来说:‘我非常非常抱歉’。”她总是很快乐,她是一个奇迹!这对于Alicia和Amanda来说,既残忍又不公平!Amanda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她基本上是被自己的母亲谋杀的,而她的母亲本应该是最爱她,最想要照顾她的人。Alicia的伤痛更加难忍,她受到了如此严重的虐待和伤害,她几乎每周都要去皇家儿童医院进行治疗,她的余生将不得不一直背负着残缺的身体。小时候对她的袭击使她患有一系列残疾。她患有脑瘫,髋关节发育不良,哮喘,说话能力有限,在发展指标上比她的同学落后18个月到两年。但她的父亲说:“她总是很快乐。”“你从来没有见过她失去笑容的时候,”“她是个奇迹,她是我的奇迹”。对于Alicia和她的父亲Paul来说,这是一条漫长的康复之路。Paul说,在经历了真实生活中的“恐怖电影”之后,他的女儿却做得比他好。他的小姑娘战胜了一切,用她的笑容迎接全新的每一天,用她的笑容融化了每一个关爱她的人,也用她的笑容帮助爸爸从痛苦中脱离。Paul骄傲说:“医生当时断定她不能说话,不能走路,也不能看见东西,但她努力的成长着,并且已经能够做到所有这些事情!这当然很难,但是Paul, 他10岁的大儿子Luke,以及亲戚朋友都很爱Alicia,在很多事情上都全力帮忙。她现在不需要进入特殊学校,就读于一所主流小学。虽然她的残疾将伴随她一生,但她只有在累的时候才会使用助步器。她进步得如此之快,以致于她有一次就快能跑起来了。尽管8岁的她还是会每周回到皇家儿童医院,完成她没完没了的医疗预约。但这从没有让她失望。她喜欢和她的父亲和哥哥一起去墨尔本Victory games,在网上和她的朋友聊天。在冠状病毒爆发前,她甚至还第一次和爸爸哥哥一起有了一次新西兰游轮度假旅行,是她迄今为止生活中最精彩的时刻之一。她自信地说,“除了倒立,后空翻和开车外,我什么都可以做到!”她灿烂的笑容仿佛可以抚平一切伤痛!Alicia的未来肯定还会面对很多艰难,但她不会被这些磨难阻止脚步。她有爱她的父亲家人,无论如何都会站在她的身边。她有自己的勇敢与乐观为剑,可以无惧任何艰难险阻。Paul说:“就像任何一个父亲一样,我希望她健康快乐地成长,结婚生子,独立自主地工作。”“但如果结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担心。她可以和我一起度过她的余生。”“我是她的父亲,什么也改变不了这一点。”这个勇敢的女孩值得最快乐的人生。

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