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2021又是“不涨薪之年”,澳洲的工资单还要继续

在澳大利亚


( 图片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4月29日讯 本周三,澳洲备受关注的今年一季度CPI公布,再次粉碎了“通胀时代到来”的预言。一季度澳洲年化核心通胀率已降至1.1%,为有史以来最低纪录。

至于这背后的原因,正如BIS Oxford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Sarah Hunter所说:“工资增长仍然低迷,对许多服务的需求仍未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这将限制对价格的任何直接压力。”

近几个月来,澳洲的空缺岗位大幅增加,就业数据向好的趋势显而易见。比如,西太平洋银行经济学家Bill Evans上周修改了他的预测。他说,他现在认为2021年底的失业率将为5%,而不是他之前预测的5.7%。

但矛盾的是,他还表示,今年失业率的快速下降仍不足以使工资增长回到央行期望的水平。

涨薪,遥遥无期?

澳大利亚央行4月份的会议记录显示,将基准利率维持在0.1%的同时,确认了其仍然关注工资增长缓慢的问题,以及工资增长将如何影响未来几年的货币政策。

央行不止一次地强调,工资增长必须“可持续地”高于3%,然后通胀才会回到央行的目标范围。

去年澳洲工资增长速度下滑到了有记录以来最慢的水平,只有1.2%。联邦政府和许多州政府去年停止了公共部门上调工资,而许多私营公司也停止加薪。

公平工作委员会去年将最低工资提高了1.75%,而今年受到商业团体的压力,可能不上调或小幅上调最低工资。

央行认为,澳大利亚整体经济正从疫情打击中恢复过来,GDP总量已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虽然就业增长强劲,但工资增长并不强劲。

央行会议纪要中说:“尽管澳洲的就业迅速恢复,但委员会成员们注意到,国内的工资增长在更大程度上放缓,而且比其他国家更加低迷。澳大利亚劳动力市场为应对疫情而进行调整主要采取的形式是调整工作时间和工资限制。然而在其他一些国家,包括美国,(劳动力市场)调整主要是通过减少就业”。

在澳联邦政府的JobKeeper工资补贴计划结束之前,3月份的失业率下降到5.6%,比财政部和经济学家所预期的要低得多。招聘广告也一直处于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的最高水平。

不过,央行仍然不确定JobKeeper的结束对就业市场的影响,并认为招聘广告增加的部分原因是企业重新雇用了疫情期间流失的员工。

最近,公平工作委员会主席Iain Ross向莫里森政府、工会和雇主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在COVID-19疫情之后挣扎的行业的低薪工人是否应该连续第二年面临最低工资停止增长。

据《澳大利亚人》报道,澳洲工会联会主张从今年7月起将220万雇员的工资上调3.5%,即每周增加26.38澳元。工会认为如果不能提高雇员的工资,“就会威胁到整个经济复苏”。而在另一端,全国农民联合会和新州商业协会希望公平工作委员会不上调最低工资,理由是经济和企业的脆弱。

去年7月,公平工作委员会批准了1.75%的增长,即最低工资每周增加13澳元。考虑到COVID-19的影响,最低工资上调的时限在不同行业之间错开。一线卫生、老年护理、儿童保育和其他基本服务工作者从7月1日开始加薪。建筑和制造业工作者从11月1日开始加薪。而旅游业、酒店业、航空公司、餐馆、零售业和艺术界,这些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行业工作者在今年2月1日得到了加薪。

鉴于疫情对就业和利润构成的严重威胁,特别是在旅游和酒店业,这种错开的方法是合理的。但现在造成了一个问题:今年2月加薪行业的雇主不应被迫在5个月内再次给员工加薪。正如餐饮业行业协会首席执行官Wes Lambert所说,任何新的加薪,都应该延迟到明年2月之。延迟加薪可以挽救这个行业的就业,并使企业继续发展,直到更多的行业开放,中心商业区的活动回升以及国际游客返回。

正因为如此,澳洲政府正在敦促谨慎行事,并告诉公平工作委员会,今年提高最低工资可能是对小企业复苏不利,并造成就业损失。国内疫情爆发的风险和其他主要经济体的干扰,使得经济环境仍然不确定。

开放边界,涨薪更难?

澳洲如果重新开放国际边界,工资增长是否能走上正轨?

实际上,一旦澳洲的国际边界重新开放,澳洲的劳动力市场重新与全球劳动力市场竞争,工资上涨的压力将更难形成。

正如澳新银行经济学家Daniel Gradwell最近在澳大利亚城市发展研究所主办的活动中所说,当国际边界重新开放时,“如果有什么影响,它会抑制工资增长”。

Gradwell说:“我认为这确实是我们目前正在经历的一个有趣的实验,失业率如此之低的部分原因肯定是因为没有那么多的人进入澳洲寻找工作。如果我们在过去12个月里又吸收了20万人,而不是向海外流失了一些人,那么失业率肯定会比现在高。我们知道,在看到工资增长的一些实质性改善之前,我们需要降低失业率。”

Gradwell建议,在工资开始全面增长之前,还有一段路要走,需要继续以适当的速度创造就业机会,去推动工资上涨。尽管如此,他认为在边境开放之前,将开始看到一定幅度的工资增长。

但换句话说,一旦边境开放,政府开始引入大量海外移民,就无法看到工资像过去那样以每年3%或4%的速度增长。

【小编贴士:】手机端阅读时,点击文章页面左上Logo即可返回首页阅读。祝读者朋友天天健康、开心!工作投资顺利。

免责声明:本文为财经观察评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交易操作或投资决定请询问专业人士。

(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标注为原创的文章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

工资经济就业疫情边境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华财经在线,Max说澳洲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