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疫情全面失控 印度华人痛苦中煎熬:大街上能闻

在澳大利亚


走在新德里的大街上,中国女孩儿君君闻到了焚烧尸体的味道,那是死亡的气息。因为疫情严重,在印度做服装生意的她,暂时无法回国。

她很想哭,喘不过气,希望疫情快点过去,又无能为力,觉得自己离死亡好近。

“如果我自己也被感染,可能也就去世了。” 新德里为印度疫情的“震中”,据央视新闻报道,新德里大约每5分钟就有一人死于新冠肺炎。

从3月中下旬开始,印度第二波疫情加速恶化。4月27日,印度新增报告新冠确诊病例32.3万例,连续6天单日新增超30万例。

医疗氧气急缺、医院床位难求、火葬场不堪重负,一幕幕惨剧在印度上演。印度南部部分地方政府允许人们在农场、农土或花园自行火化遗体,以此减轻公共火葬场压力。公园、大街、恒河河畔,出现焚烧尸体的火堆。

印度民众沙尔曼是君君的翻译,他有两个朋友因新冠去世,其中一位是26岁的小伙。沙尔曼告诉潇湘晨报记者,他的朋友在家中孤独死去,家人和朋友都没来看他,直到去世后才有人来收尸并火化。

在沙尔曼印象中,他的26岁朋友身体健康、热爱运动,不到两周新冠就夺去了他的生命。朋友的家人四处去药店、制氧厂寻找氧气瓶,朋友最终没能等到氧气瓶和医院床位。

印度此番疫情来势凶猛,引起全球关注。中国驻斯里兰卡推特账号表示,800台制氧机已从中国香港空运至德里,本周还将运来1万台。据新京报报道,英、美等国已承诺为印度提供医疗援助,帮助印度抗击疫情。

印度疫情高峰仍未到来。印度公共卫生基金会主席表示,印度当前报告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被严重低估。此外,印度病毒学专家认为,本轮疫情峰值将在未来两到三周出现,届时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最高或接近90万例。据环球时报报道,除了造成印度此次疫情暴发的双重变异病毒,印度多地出现三重变异病毒。

对话君君

潇湘晨报:你这几天有出门吗?

君君:基本上不能出门,因为(疫情)太严重了。我今天出了一下门(4月26日),大街上没什么人,我还奇怪路上连个警察都没有,平时很多警察的,在想警察是不是也感染了?

封城中的新德里

潇湘晨报:在新德里确诊新冠后,能住院治疗吗?

君君:确诊了医院进不去。听说大概三四万人民币,就买个地铺睡地上。能进去的肯定就是有钱的,没有钱的进不去就直接那个了。印度那个贫富的差距就是很大,有关系出钱才能进去,没有关系你出钱也进不去。

印度医院

潇湘晨报:印度人一般月收入是多少?

君君:在工厂上班的那种普通工人的话就是八百多,一千多,清洁工更低,就几百块,五六百吧。

潇湘晨报:这边生活物资都能买到吗?

君君:像吃的喝的口罩这些都不缺,听说有治疗新冠的药炒到了很高,平时两百一盒的药,被炒到了人民币四五千了。还有氧气瓶非常短缺,有的人就靠它续命。

潇湘晨报:新冠逝者的遗体是怎么处理的? 真的是在公园、街边露天火化吗?

君君:这个是真实的,前两天半夜从空气中闻到那个烧尸体的味道。少部分火化是在大街上,现在他们烧尸体也缺木材。印度焚烧尸体的民俗是这样,就用木材烧。还有就是增加了一些烧尸体的地方,以前是在恒河边上嘛,现在就大范围扩大,会几个人的尸体一起烧。有的是专业人员负责,烧完给亲人分一点骨灰,有的是亲人去火化遗体。

闻到这些尸体焚烧的气味很想哭,感觉是人类的一个灾难。希望疫情快点过去,但是我们又无能为力。感觉自己好像喘不过气,真的很痛苦很痛苦。如果我自己也被感染,可能也就去世了,觉得自己离死亡好近。

潇湘晨报:你有见到焚烧尸体的火堆吗?

君君:没有,火堆距离很远,警察不会让你进去的。公园、电影院全部封锁了。刚开始那几天,大家都在说空气中有那个味道,都在怀疑,后面证实真的就是焚烧尸体的味道。

印度新冠逝者火化

潇湘晨报:你有朋友确诊新冠吗?

君君:有,他没康复,还在住院,是在比较大的中资企业,还能够住进医院。

我有一个中国朋友他回去了,他的印度翻译在这里一家四口人都被感染了,两个哥哥、以及他爸爸妈妈,感染得很痛苦,医院也进不去。就是不管是发生我们身边的,还是在新闻上看到的,真的就是那么严重,不一点都不夸张。

他们就在家里吃药,如果严重了也没办法,只能等死。真的很惨,给他打电话都是喘气喘不出来,很吓人,我赶紧挂了。

我要是确诊了,就只能自生自灭。我有个印度朋友是开诊所的,通过他备了一些药。他跟我说,我要得新冠了可以去找他,他有氧气、呼吸机。

潇湘晨报:去你印度朋友诊所的新冠患者多吗?

君君:现在治疗新冠是去定点医院,朋友诊所虽然有氧气机,但是不太对外开放,除非是好朋友。

现在疫情这么严重,敲门的患者太多了,他没有接诊,怕都怕死了,赶紧把大门关起来。有个叔叔的小孩可能感染了病毒,打电话求助,刚好老板在睡午觉,就在那外面等了两个小时,护士医生都不让他进去。

因为诊所没有足够医疗条件去做疫情防控,也是怕接诊了之后,整个诊所都被感染。

潇湘晨报:三年前为什么来印度这边做服装生意?

君君:这边的服装制作都是纯天然的,印染刺绣都是手工完成。这种技术现在比较稀有。

潇湘晨报:这段时间你个人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君君:就心理方面需要疏导。每天就很抑郁,也不想跟谁说话,身处末日一样。我能做的就是少看新闻,一看的话就你就会紧张。

主要是这次疫情病毒变异了,结果很严重。去年也是封城嘛,但疫情没有那么严重,感染病毒就像患感冒一样。这次变异很恐怖,病毒超级传播也增加了死亡率。印度不像中国几天之内能建一个雷神山医院、方舱医院,他们进度太慢了。

潇湘晨报:这两个月都精神紧绷吧?

君君:就是每天听着哪个中国人感染了,又有中国人去世了。一刚开始可能听到印度人可能没有那么紧张,但是听到中国人去世了,心里就很难受。就马上停止了工作,直接不出门,其实在五天前我还在工作。

潇湘晨报:您想回国吗?

君君:如果说有正常票价,那我肯定回去,等疫情过了,再回印度。因为这边人工便宜,中国人工人均需要六七千,印度这边一千就可以了,差价很大。我是从去年3月份过来的,一年多没回去了。家里面的人担心,每天打电话。

潇湘晨报:疫情对你的服装生意有影响吗?

君君:完全有影响,我的货邮寄不回去,因为封城,路上基本上没有什么车,去送货必须有开路条。

潇湘晨报:您在印度成家了吗?

君君:没有成家,还是自己在这边。成家后还是想回国定居,因为这边水、空气和食物都不好。打算再过个四五年就回去。

潇湘晨报:如果印度疫情一直没有缓解,你打算怎么办?

君君:只能在这边等着,没有办法。要么有飞机来就回国啊,没有飞机来就等啊,就是一直锁在家里,就是每天学习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沙尔曼为化名)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以上内容转载自潇湘新闻,天下视野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澳洲新闻